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周郎五大乔与母阎罗
    韦州看着大乔远去的背影,额头上滑下一滴冷汗。这么彪悍的女人,孙策的脑子被门夹了吗?

     “新郎在那里!我找到新郎了!”

     刘大爷不知从哪搬来一壶烈酒,兴冲冲地朝韦州跑去。

     “周瑜小子,再来和大爷我干上几杯!”

     大爷,你放过我吧,我还未成年。

     ……

     黑沉沉的乌云笼罩在小镇的上方,遮住了夕阳的余晖,为持续了一整天的喜宴拉下了帷幕。喝得东倒西歪的客人一个个与乔老告别,在他人的搀扶下,一路哼着调子,祝福新人百年好合。

     洞房花烛夜,被布置的整齐干净的新房内,一根蜡烛上跳动着红色的火苗,一眼看去,房间被红颜色充斥。坐在床沿的小乔戴着红盖头,一身红色的裙袍将她玲珑有致的身体凸显得更具魅惑力。

     床帘后面的小乔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紧张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速度越来越快。

     这家伙会守信用吧,他看起来不像是骗我。可是,如果他喝多了酒,兽性大发,我该怎么办?

     被烛光倒映在红盖头上的黑影逐渐靠近,脚步声越发急促。

     “他会停下来,他会停下来……”小乔在中不断默念。

     韦周的身形出现在小乔的脑海,为什么她会相信韦州,并将她的秘密告诉他?不仅仅是因为韦州救了她,更是因为,韦州在思念喜欢之人时脸上流露出的温柔,和梦中男子抬头看她时的温柔,很像。

     “他不会骗我的!”小乔看到黑影朝她倒了过来,一注清泪沿着她的眼角流下。失望,后悔,小乔的心如同掉入了冰窟,拔凉,拔凉的。

     翻动身体,小乔躲过了黑影,手一扯,红盖头被丢到了地上。小乔闪着泪光的美眸,看向欺骗她的混蛋。玉手伸入枕头底下,握住自己平时用来防身的匕首。

     但小乔眼前的一幕,让即将火山爆发,刀出见血的她愣住了。穿着新郎大红衣袍的韦州趴在婚床上,侧向小乔的脸被披散的头发掩盖大半,紧闭的眼睛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闻到扑鼻的酒味,小乔呆呆地注视着在床上睡得死死的青年。很难想象白天还谈笑风生的他,睡着后,与婴儿一般。自己刚才,好像错怪他了。

     小乔想到枕头下的匕首险些刺出,内疚之感油然而生。明明说了相信他,结果,差点闹出了人命。

     “丹……”

     虽然声音很轻,但小乔还是听得很清楚,是韦州在说梦话。

     “丹,是你喜欢女孩的名字吗?”

     “你在梦里,还在想她啊。”

     小乔冉冉自语,右手不由自主地拨开了韦州脸上的长发,露出了那张英俊的脸。恍惚间,小乔觉得,韦州的脸,和上次一样,好温柔。好像,梦中的他。

     想到这,小乔的俏脸像是被房间同化,红得仿佛是黄昏天际的火烧云。双手用力拍脸,尽力让自己淡定,小乔才开始考虑一件重要的问题。

     今晚,我要睡在地板上吗?

     早晨的太阳带着蓬勃的朝气,将孕育万物的阳光,送给这个世界。只不过某个睡货,注定是与美丽的朝阳,无缘了。

     “熊孩子,你英语怎么考得比我还好?”韦州的身体在床上摆成大字,嘴里嚼着舌头,表情痛苦,像是做着什么噩梦。

     “Mrs.王,我下次一定会考好的,不要!”

     韦州眼睛猛地睁开,身体像一个弹簧迅速弹起。大口喘气,韦州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再放下手掌,看手心的纹路。

     到底,哪个才是梦?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随之传来老李的声音。

     “少爷,少奶奶叫你吃早饭了。”

     少奶奶?韦州环视周围,只闻到了少女的体香,却不见少女的身影。

     在用早饭的地方,韦州见到了最不想见的人。

     “妹夫,早上好啊。”大乔最先到达用餐的地方,而韦州到的时候,还只有他和大乔两个人到场。

     “姐,怎么不见小乔?”韦州坐在离大乔最远的位置,随意地和她寒暄一句。

     “你还记得我妹?一大早起来我就发现妹妹她的眼睛有些浮肿。说,是不是你昨晚没让她睡好!”

     大乔今天穿了束身的红色长裙,脖子上系了一条绿色的丝带。她本来就冰如寒玉的脸在说完这句话后,寒意更盛。韦州甚至觉得,大乔光用她的眼睛,就能把他冻死。

     “贤婿,你来得这么早啊。”

     乔老在小乔的陪伴下,来到桌旁坐下。大乔见父亲到了,先前杀气腾腾的样子立刻收敛,转眼成了一副邻家小女孩的亲和模样。旁边的韦周注意到这点,脸皮不禁颤了颤。这女的要是活在现代,绝对是影后级的演员啊。

     “乔老,请问我大伯在哪?”

     “你叫我什么?”

     乔家父女看韦州的眼神变得怪异。

     “爹,公瑾他,还不习惯,您别怪他。”

     小乔贝齿咬住红唇,“叫爹啊!”

     “爹……”韦州才明白过来,自己糊里糊涂多了个爹。

     乔家的伙食普通清淡,看似与大户人家的身份不符,可这便是乔家目前在江东的状态,低调。其实仔细观察也会发现,乔家老宅在小镇的占地面积虽然最大,但装修极为简朴,高大的围墙上布满青苔。

     而且乔家的佣人也非常少,小乔与大乔就只有一个老妈子,从小到大地照顾她们。而周瑜所在的周家,光少爷就有数名丫鬟侍候,再加上其他的仆从,数量上应是乔家的几倍不止。

     韦州住在周家时,每天吃的都是高蛋白质的菜,红烧野猪肉,麻辣水煮鱼,清蒸麋鹿蹄……韦州的肠胃按二十一世纪人类的标准来说,是健康的。但古人的消化能力,可能要更强些,所以这些古人觉得多吃点不要紧的食物,韦州直到现在,依旧很不适应。

     乔家清淡的菜,着实减轻了韦州肠胃的负担。

     用完早饭休息片刻后,大乔站起身,对着韦州双手抱拳。

     “小女听闻周家有套祖传的剑法,一直心存敬仰,希望妹夫你能指点姐姐一二。”

     大乔像是变戏法,从衣袖中抽出两把短刀。短刀长约一尺二寸,表面雕有黑豹扑食,更令人惊奇的是,落在刀刃上的光都被黑色雕纹反射成了黒芒。

     怎么吃个早饭这女人都要带刀,没人管管吗?韦州看向乔老,希望他能阻止这场闹剧。

     谁知乔老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是,如果不是乔老会默许,大乔怎可能会随身带刀。韦州若是知道昨晚睡得枕头下,放了把匕首,或许会对大乔的举止淡然许多。

     “刀剑无眼,伤到人就不好了”韦州笑道,尽力不让他人察觉到自己的紧张。

     周家祖传的剑法,韦州根本就没听过,不需要实战,他拿剑在这挥舞两下,傻子都看得出他在瞎搞。周家公子连祖传的剑法都不会,谁信?

     “公瑾说得有理,姐,你不要和他比试刀剑了。”小乔有点害怕地看着大乔手上的短刀,知晓其厉害的她不由得担心韦州。

     “就听你妹的吧。”

     乔老发话,大乔不敢不听从。手腕转动,两把短刀便收回衣袖中,神乎其技的手法看得韦州瞠目结舌。由此便可管中窥豹,动起手来,他在短刀之下怕是撑不过一个回合。

     “妹夫,既然你说刀剑无眼,那就让我们拳脚上见功夫。”

     大乔解下脖子上的绿色丝带,用丝带绑住了滑至香肩的长发,扎了个马尾辫。面对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孩说出这句话,不知情的男人可能会嘿嘿怪笑,或是不以为意。而韦州,只感到,压力山大。

     “妹夫,你难道是怕了我这个弱女子?”

     大乔跺步走到韦州的面前,身子前倾,低声说了句。

     “真不知道我妹妹是看上了你哪点,怂包。”

     大乔倒退,抬起头想看看韦州的表情。愤怒?惊恐?

     那是一张平静,漠然的脸,淡定得让人感觉不真实,就像风平浪静的水面下,一只绝世凶兽正在苏醒。

     “装模作样,看我等下怎么收拾你。”

     大乔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后悔把话说过火了。她做的这么狠只是想要韦州明白,以后必须好好地对待她妹妹。

     就在大乔后退的时候,小乔站在了韦州的背后,同样用很小的声音说话。

     “公瑾,你还是认输吧。我姐很厉害的,江湖人称母阎罗。”

     韦州没有接话,只是摇了摇头。

     不要随便说男人怂,否则即使他不行,他也会上去就是干!母阎罗?真阎罗来了也一样干死他!

     小乔皱着脸,她姐的实力她再清楚不过了。有个来求亲的,对姐姐死缠烂打,姐姐烦不过,便邀他去闺房一叙。结果,她姐还是单身,而那男的,小乔去南街药房抓药时,看到一个脸肿成猪头的家伙正口齿不清地和大夫说话。

     “张咖夫啊,偶说,乔噶滴拉个女银,不尿去高惹她。(张大夫啊,我说,乔家那个女人,不要去招惹她。)”

     乔家的大庭院中,韦州和大乔全神贯注地盯着对方,两人相差不过六步的距离。小乔稍稍弯腰,背部拱起,然后,犹如一只迅猛的猎豹,冲了上去。

     韦州微眯着双眼,看到转眼间便来到自己身前的大乔。连砍下来的刀都看得清的眼睛,这次,竟是只看到一道模糊的身影。

     大乔粉拳击出,小小的拳头打中韦州一米八的身体。韦州连是什么打中自己都没看清,就被一股大力推动,一直后退五步才勉强稳住。

     攻击还没有结束,韦州不断被拳头击退,身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红印。

     “可恶,这样不仅无法碰到她,连躲闪都做不到。”

     韦州的瞳孔变红,总是挨打的他也是被打出了火气。又是刚止住后退的脚步,前方犀利的拳风就迎面而至,韦州迎着大乔的拳风,挥出了今天的第一拳,同时发出一声吼叫。

     吼声低沉雄厚,震得大乔都是出现了那一瞬的恍惚。

     韦州本来比大乔慢上一点的拳头,趁着那一瞬的恍惚,速度超过了大乔,向着前面打去。大乔发现局势急转直下,脸一沉,打出去的拳头速度猛然暴涨。

     这么快的速度,她还隐藏了实力?

     拳风呼啸而来,韦州明显地感受到,这一拳的力量,比刚才要强上几倍。韦州怀疑自己被这拳击中,十有八九会伤残。尼玛,这是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力量吗?

     两人的最后碰撞,发生在那一刹那。谁也收不住自己的力道,大乔的力量可以将韦州重创,但韦州的拳头也会打在大乔的身上,成年男性的力量同样也会让她不好受。

     呼,只听到风声作响。韦州看到他和大乔的拳头,同时停下。

     佝偻老者一手抓住一个手臂,强大的冲击力,被老者轻而易举地承受住。

     “比武切磋,到此结束。”

     乔老松开了韦州和大乔的手臂,大乔鼓起嘴,很不爽地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多谢岳父大人出手,否则在下就惨了”

     韦州向乔老道谢,乔老摆了摆手,满意地打视着韦州。

     “不错,能把你姐逼到全力以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要知道,她很久没吃这种亏了”

     大乔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撅着嘴,水灵灵的眼珠在眼眶中转动。韦州看到她那样子,就知道这件事还没结束。

     “爹,我听朋友说过一个上联,他让我帮他给出下联。可惜小女子才疏学浅,对此毫无头绪,所以我想请妹夫帮忙。”大乔嘴角一弯,眉毛翘起,说起话来奶声奶气,如同一个撒娇的小女孩。

     “嗯,比武过后再来文试,不错。”乔老捋了捋胡须,对大女儿的话很是赞成。

     韦州的眼睑下垂,心想乔老是要借大女儿来试试他的深浅。乔家的女婿,真是不好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