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周郎七孙策与左慈
    “主公,刘繇的人追上来了,怎么办?”说话的是孙家的老将程普,屡立战功的他是孙策父亲孙坚的心腹,也是孙策最信任的将领。

     “慌什么,他们的大军还没有出动。”孙策见到追来的人,脸上不再带有表情。

     “只有两个人?”程普一脸惊讶,己方好歹也有近十人,对方两个人就敢追来?

     “嗯。”

     孙策谈话时的风轻云淡,无形中影响了身边的人。他们看着前面扎了马尾辫,背着银色长枪的青年,仿佛纵然面对千军万马,他依旧可以面不改色。

     “停下!”孙策大手一举,对随行之人下达命令。

     哒,哒,马蹄声逐渐变小,孙策调转马头,对身后追来的人大笑道。

     “吾儿太史慈,你老子等你多时了。肖小之辈,一起上吧!”

     太史慈听到孙策要以一敌二,自视强悍的他心中烧起一股无名之火。

     “呵,你们一起上吧,爷爷我一人,足矣。”

     程普等随行人员见太史慈竟敢挑衅,暗骂这小子初生牛犊不怕虎,自找死路。

     “枪来!”孙策吼了一声,程普将手上的枪丢了过去,被孙策一把抓住。

     “孙策,孙伯符。”手握枪,强大的压迫感在孙策身上蹦发出来,直逼太史慈。

     但最让太史慈在意的不是迎面而来的压迫感,而是孙策背后,在月光下散发着白芒的银色长枪。

     “为什么,你不用背后的枪。”

     孙策挑动眉毛,迫力全开的他,脸上的笑意早已荡然无存。

     “我可不想在武器方面占你的便宜,我要让你知道,你输给我,是你的武艺不如我。”

     孙策话里的自信,即使是心高气傲的太史慈也没有反驳什么。那把银色长枪,给他一种无法与之抗衡的感觉。

     太史慈从背上取下两把短戟,摆好架势的同时发出吼叫声。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拔高,隐隐中挡住了来自于孙策的压力。

     “太史慈!太史子义!”

     “东莱太史慈,果然名不虚传。”

     高手对战,气势最为重要。势不如人的一方,哪怕正常实力不分上下,交手时也会被对方压制,导致最后的失败。孙策是将门虎子,率兵征战江东以来与他人马上战斗,从无败绩,因此培养出了一股霸王之势,睥睨天下,无人可挡。

     能在气势上不被江东小霸王孙策压倒,不得不说太史慈有两下子。

     孙策等人停下的地方已过了山林,是一处平原。两骑在不远处遥相对视,目光交汇一起产生战意的火花。二人的同伴都在附近默默等待,观望着这场龙争虎斗。

     夜晚的风很大,众人背上的披风漂浮在身后,哗啦啦的作响。孙策一随从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却见他那没有系紧的披风飞了出去。

     那声惊呼像是发令枪,两人几乎同时动手,驾驭着马向前冲锋。

     “啊!”孙策与太史慈发出的叫喊声,响彻了这个平原。

     十多米的距离,转眼就到。长枪挥舞,短戟斜刺。一枪二戟在空中,开始了激烈的碰撞。

     两匹马绕着圈子,打着转。马上的人用手里的兵器,使出一个又一个招式。长枪直捣黄龙,一短戟贴着枪杆避开枪尖,另一短戟横扫,被拉扯回防的长枪挡住。

     在场的将领都知道孙策的实力,绝对放他们一大截,哪怕不用背后的银色长枪也是鲜有敌手。现在看到不知哪里蹦出来的小辈,竟与孙策拼了个不分上下。真是,活了这么久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兵器碰撞,四溅的火花,形成了枪和戟在黑夜中摆动的轨迹,清晰明亮。

     孙策虎躯一怔,长枪横劈,震开了太史慈胸前的短戟,对着空挡刺去。太史慈的双戟立刻回挡,在枪尖即将碰到太史慈胸腔前,戟刃卡住了长枪。

     孙策想拔出长枪,却被太慈死死得卡在了戟刃上。

     “是爷们就给我放手,我们再战几百回合。”僵持一会儿,无法夺回兵器的孙策急了。

     “哼,你当我傻啊,等我的援兵一到你就等着完蛋吧!”说完这句话,太史慈更加使劲地用双戟卡住长枪。

     “我不觉得你傻,我只觉得你蠢。”

     孙策手一松,太史慈目瞪口呆地带着长枪,翻身落马。没有犹豫,孙策连枪都没有去捡,驾马回到了程普等人的旁边。

     “我们走。”

     孙策刚说这句话,就听到四面八方响起了喊叫声完。

     “孙策,看你往哪跑!”山林中黑压压的人群涌出,最前方骑马的将领黑甲披身,得意地叫嚣着。

     “哈哈,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区区几人就敢到我的地盘来。我倒要看看,我明天提着你的脑袋上战场,你的部下们会有什么表情。”

     “刘繇,你个迂腐儒生,无勇无谋,哪来的资格占据曲阿!”

     刘繇脸一沉,阴森森地笑道。

     “等你落在我的手上,我会让你知道我有没有资格为曲阿之主。”

     “上!生擒孙策者赏黄金十万,封官五品!”

     刘繇的部下听到这句,如吃了兴奋剂般全都疯狂起来。争先恐后地冲向孙策,擒拿孙策的吼叫声漫山遍野都可以听到。

     “主公,你快走!我等留下为主公断后。”

     程普拿出一把备用的长枪,身边其他随行人员的眼中都有着视死如归的决心。在这紧张的气氛下,唯有孙策依旧保持着平静。

     “各位的忠义之举,孙策我记下了。不过,”孙策刚猛的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光凭他刘繇,可奈何不了我们。”

     一声马哨响起,一匹马从战场的旁侧直入。在刘繇的军队即将到达的地方,马高高跃起,一道身影从马上飞下,空中几个翻转后落地。

     冲在最前方的士兵看见,一个绝世的美人。长发随着夜风舞动,白皙的脸颊冷冷的,没有半点表情,黑色的紧身衣下,俄罗多姿的身材散发着无比的魅惑力。美人手上持着两把黑色的短刀,月光照耀其上,有着淡淡的黒芒闪烁。

     月下光,美人颜,此为月下美人。

     “好漂亮的女子,兄弟们,我们把她抓回去快活快活!”

     “小心,她手上有武器。”

     “一个娘们你怕啥,待会抓到她后你别上,接着怂。”

     刘繇的士兵们很快接近了女子,不到几步的距离。然后,在这黑夜中,黑衣女子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军队的人海中。

     孙策等人都看到了黑衣女子,并且认出了她。程普和其他随从的脸色变得有点不自然,甚至有畏惧的神色。他们都下意识地说了三个字。

     “母阎罗……”

     刘繇的部队在女子消失的瞬间,停下了冲锋。后方的刘繇因为夜色太重,看不清前面的情况,奇怪为什么部队停了下来。没多久,一步兵跑了过来,惊慌地大叫,有女魔头。

     接下来的一幕,成为了刘繇及其属下这几天的噩梦。骑马赶到部队前面的刘繇看到空中好像有几个头在飞,其中一个飞得很远,恰好落在了刘繇坐骑的马蹄前,把他的马惊吓得撩起了前腿。

     步兵口中的女魔头穿梭在人群中,有黒芒围绕的身影如同鬼魅,诡异的步伐让她每次都险而又险地躲开袭来的兵器,然后随手抬起的短刀准确地在敌人的脖子上抹过。恐怖的是,短刀每砍过一个人头,就会有一道不起眼的黑芒在刀刃上亮起。黑芒仿佛附有引力,带着人头随短刀砍出的方向,飞往空中。

     即使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在看到满天飞的人头时程普等人是不禁咽了口唾沫。还好这女人不是敌人,否则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去与她战斗。而刘繇这边,早就有士兵被吓出了尿,以为见到了女魔头出世。

     太史慈最先清醒过来,从一个侍卫手中抢过一把弓,取出三支箭搭在弓上,瞄准了依旧在士兵中展开屠杀的女子,略微抬高准心,拉紧弓弦。嗖的一声,三支箭以不同的角度飞了出去。

     手上的刀刚要再次抹过某个士兵的脖子,女子感应到了危险,两个后空翻闪开了两支接连落下的箭,却也被逼出了敌阵。女子短刀斜劈,将最后一支落下的箭切成了两半。

     “刀兵退后,枪兵顶上!”太史慈看出女子的武器擅长近战,便选择了攻击距离较长的枪兵。

     女子没有再冲入敌阵,拉开距离后,对那些用长枪谨慎防御的士兵们她还真是一下没辙了。

     “不错,难怪能和伯符硬拼。可是,你以为就我一个人来?”女子的视线转向太史慈,微微一笑。

     拿枪对着女子的士兵竟然觉得之前的杀人不咋眼的女魔头,不可能是眼前的佳人,哪怕他们亲眼所见。太史慈则背如芒刺,似乎是一只野兽舔着血淋淋的舌头盯着他。

     此女不能留!趁现在人数上的绝对优势,除掉他们。

     这个念头刚在太史慈的脑海里闪过,就听到了擂鼓声。

     “是谁!谁下的命令擂鼓!”刘繇恼怒地四周查看,发现己方根本没人擂鼓。

     在女子出现的地方,数不清的人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密密麻麻,以半包围的队形冲了过来。平原上,两对人马旗鼓相当,只要一方下达进攻,此地必将血流成河。

     “主公,决战的时候到了!”太史慈双手抱拳,对刘繇恭声说道。

     “不行,我们现在要撤回去。”与其在平原上打仗,刘繇更喜欢守城,等着别人来打。不要问他为什么,刘繇只是觉得缩在龟壳里比较有安全感,要不他也不会在听到孙策亲自来探查时没有什么作为了,太史慈都是忍不住自己跑出来的。

     “孙策胆大妄为,这次都敢到我们这里来撒野。说得难听点,他就是站在您的头上拉屎。”

     “放肆!你这是以下犯上,回去后我必要处罚你!”

     太史慈本是想用激将法激刘繇,这里离大本营很近,随时可以得到支援。不过对象怂到了一定的境界,激将法不仅没有一点用,还惹了一身骚。

     刘繇的军队鸣鼓收兵,撤了回去。女子收回短刀,对着孙策走去。在赶来支援的队伍最前方,一名骑马的青年见女子走了过去,也骑马跟上。

     “公瑾贤弟,大乔妹,你们来啦。”孙策见到过来的两人,绕着头傻笑。

     “你还真是有胆量唉,几个人就敢跑到敌人大本营闹腾。”大乔说话时,冷眼看着孙策。

     “你知道我和公瑾知道你来这,有多担心吗!”

     韦州和大乔到了孙策的军营后,便是得知了孙策的下落。大乔立刻用孙策给她的兵符召集人马,才在关键时刻赶到。

     “你一个女人懂什么,回去后我再和你理论。”孙策怕大乔就这事喋喋不休,打断了她的话。

     出奇的是大乔听后没说一句话,更没有发飙,韦州不由得对孙策佩服的五体投地。连这种女人都能收服,孙策简直吊到爆了。

     回到军营后,小乔就迎了上来,拉着大乔东问问、西问问。大乔说和孙策有事,便先走了。不过小乔看她姐和孙策离开的眼神就像是在说,不要装了,你们肯定有奸情。

     可是这里,就只剩下韦州和小乔了。这真名分、假夫妻,两个人独处在一起,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过了好久还是韦州问到她姐姐,两人才有了话题。

     “没想到你姐这么厉害,两把短刀杀人比捏死只蚂蚱还轻松。”

     “嗯,姐姐练的是我乔家的刀法。短刀,我记得是左先生给姐姐的。”

     左慈……不得不说,韦州对这个三国隐士中的名人很感兴趣,而小乔的话又为左慈增加了神秘感。

     “周公子,左先生请你过去。”

     左慈,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我刚想见你,你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随那名来通知的士兵走到一个帐篷旁,帐篷在军营最偏僻的地方,初看还会以为是没地位的下人居住之地。

     “请进,周公子。”士兵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这里。

     韦州有点紧张,三国里的谋士个个都是精明能干,要是看出他不是周瑜,那还得了。转念韦州又打消了这个想法,周瑜的亲大伯都没看出来,左慈个外人又能看出什么,除非他不是人,是妖怪。

     走进帐篷,韦州一眼看到孙策和大乔。见孙策的脸有点污肿,韦州暗暗摇摇头。孙策,你就是这样和她理论的?男人的尊严呢?

     在孙策和大乔的中间,有一个年轻人,估计二十多岁,长得还过行,偏向中正。没有孙策的阳刚之气,也不是周瑜稍带阴柔的外貌。

     韦州有点惊讶,他以为左慈会是个年纪大,最起码是四十多岁的中老年人。谁知,左慈的年纪看上去与他相差无几。但更让韦州吃惊,甚至是惊恐的是左慈接下来说的一句话。

     “你好,周公子。或者说,韦州同学。”

     你好,妖怪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