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NO.1 兰斯联邦最后的壁垒
    本章提要:兰斯联邦与索尔玛帝国的战火已经持续了四个月,索尔玛帝国一路高唱凯歌,兰斯联邦则节节败战,此时,兰斯联邦最后的壁垒,兰斯城下一战决胜负,成则固守天国,败则满盘皆输……

     ……

     “杀呀!”“冲啊!”

     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兰斯城邦外,百里开阔的平原上战鼓轰隆,喊声震天。

     头戴钢盔身披铠甲的将军战士,如同微弱的水花一般乱入这杀戮的洪流之中,刀光剑影,血荐轩辕。

     聒噪的喊杀声回荡在沉闷的天地里,氤氲的氛围仿似在为每一具脱离肉身缓缓升起的英魂哀悼,在空中汇聚形成万里厚重的乌云。

     “传令兵何在!”高耸的瞭望台上,响起兰斯名将狄莫的怒火之声。

     背负五色旗的传令兵迅速从楼台下跑上来:“将军有何吩咐?”

     “援军呢?哥尼亚的骑兵怎么还没来?”

     “回禀将军,探子回报骑兵已在路上,三个时辰后可以抵达。”

     “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三个时辰后兰斯城邦已经变成了一座坟墓!”狄莫那张原本就不苟言笑的国字脸,此时更是如同板砖一样又冷又硬,双眼更是红通通地要冒出火来。眼看着自己的士兵如同秋天的稻穗,被敌军一茬一茬地收割,狄莫终于沉不住气了:“传令下去,所有士兵听命,城下集结,随我一同出战!”

     “将军,不可啊!援军未到,此时出战,必死无疑啊!”其余副将尽皆跪倒在狄莫身前。

     狄莫一脚将挡住去路的副将踢开,孤注一掷:“怕死的尽管留在城里,不怕死的跟我上!”

     “将军!”

     众人的苦求之声挡不住狄莫的去意已决,副将们只好拔出长剑,咬着牙追随狄莫出城,在城下列阵。

     兰斯联邦与索尔玛帝国的战火已经持续了四个月,索尔玛帝国一路高唱凯歌,兰斯联邦则节节败战,此时,兰斯联邦最后的壁垒,兰斯城下一战决胜负,成则固守天国,败则满盘皆输。

     狄莫列阵,城内所有的士兵全部集结,黑压压的乌云之下,三千将士如同雕塑一般,庄严肃穆、视死如归。强敌在前,此时的众人反倒内心平静,不再忐忑。

     “杀呀!”随着又一股钢铁洪流加入战场,整个局面顿时激起惊天骇浪。千军万马如同熔炉里沸腾的铁水一般,戮力热战,不死不休!

     ……

     “嘿嘿嘿,兰斯的蠢货们全军出动了。”索尔玛大军的后方,一个看似枯朽垂暮的老巫师坐在一辆带华盖的象车之上,此时,看到狄莫亲自带领杀入,他那老眼昏花的双眼眯成一条缝,慢慢地兴奋起来。

     他从象车上步履蹒跚地走下来,前方还有一辆车,车上立着一根铜柱,铜柱上拴着三根碗口粗大的铁链,铁链的另一头拴着三个人。或许他们压根就不能称作人,他们赤身果体,屈身像野兽一样匍匐在地上,结实的肌肉已经超出人类的极限,仿佛钢筋水泥一般的坚硬。更可怕的是他们的头上、肩上、背上、尾骨上,都长出像刀子一样锋利的利刺,看着都让人不寒而栗。

     老巫师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丝奸猾的笑容,他端起的手掌内凝起一团蓝色的魔法,继而向着匍匐在地上的三个兽人挥去,勾起的嘴角微微抽动,发出一个行将就木的腐朽的声音:“孩子们,去吧,喝他们的血,吃他们的肉,啃掉他们的骨头!”

     “嗷~!”获得了老巫师魔法的兽人们立即从地上一跃而起,通体变得赤红,原本已经够吓人的肌肉巨幅膨胀,背上的利刺更是伸长,变成一把把恐怖的弯刀,闪烁着不寒而栗的锋芒,它们的嘴角垂下粘稠的墨绿色唾液,但听“铖铖”的声响,那碗口粗的锁链竟然被它们一挣即断,三匹背刺兽人如同饥肠辘辘的野狼,一蹦七八丈,夸张地冲向了战场。

     ……

     “将军,左翼已经打开缺口,如能从左翼突杀进去,对敌人进行前后夹击,则大事可图啊!”一位身经百战、久经沙场磨练的老将看到了希望。

     随着狄莫将军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率全军将士出征,同仇敌忾,高涨的士气以及兰斯城邦士兵们强大的爆发力,竟然奇迹般地将局势逆转过来。听闻此言,狄莫放眼望去,的确如老将军所言,我方左翼势如破竹,倘若直接攻到后方,对敌人进行前后包剿,此战的确大有希望。

     “左翼将士听命,拿出你们的肝胆,跟随我,上!”狄莫一声铁血怒号,身边将士无不欢欣鼓舞,手持刀剑,追随狄莫长驱直入。

     狄莫身先士卒,一把大刀挥舞如风,敌兵莫能靠近者。

     正当左翼先锋士气如虹,似乎当真要将敌人的漏洞一撕到底的时候,“嗷~”的三声兽吼震耳欲聋,却见那三只人不人、兽不兽的怪物突然横空出世,“哗”地一扑倒一片,尖利的爪牙直接将人的心脏血淋淋地掏出来,骇人之至!它们身手异常地敏捷,力量又强大得无与伦比,只在眨眼之间,已然扼杀了兰斯联邦数十名精兵。

     而其余的士兵,也因为这三匹恐怖兽人的出现而顿住了脚步,畏惧不前。

     “干掉这些家伙!”狄莫大刀挥舞,与两名副将一起迎头而上。当,狄莫一刀砍在那兽人背上,竟然发出一阵金铁交鸣的声音,可见这些怪物的肌肉早已经金属化,非常难对付。狄莫一愣,那怪物腹背一用力,竟将他掀开好远。

     “将军!”属下赶紧护住狄莫,那怪物却猛地扑过来,三个替狄莫抵挡的护卫瞬间肝脑涂地,血肉模糊。

     狄莫惊恐之余,更多的却是愤怒,三个追随了他一身的护卫,竟这样惨死在他的眼前,狄莫内心的悲愤,全都化作一股冲天而起的力量,抡起大刀,一刀挥下。嘣!那罪恶滔天的怪物终于被一刀斩杀,污血溅了一地。与此同时,旁边两员副将也纷纷斩杀了兽人。

     狄莫粗喘着气,想着三名忠实护卫的死,又愤怒地一刀砍在兽人的尸体上。突然,他的神色紧张起来,明明已经洒落在地上的污血在迅速地汇聚起来,那被斩杀的兽人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重组,任由士兵们用刀剑挥砍,根本就打不动。

     叮叮叮!随着三声清脆的金属之声响起,又是“嗷嗷”的凶兽声响响彻天际,这一次,三只怪物变得更加强大了,不仅如此,以它们为中心,散发出一阵血腥的光晕,光晕之中的敌人都像是魔化了一般,变得疯狂、躁动!

     “嗷~”巨大的声响使得将士们从恐惧中惊醒,赶紧竭力阻杀这三只怪物。经历一番凶险连连的交战之后,兰斯将士终于斩杀了三只可怕的怪物,但众人都已经累得精疲力尽,血气匮乏。

     然而,就在此时,从索尔玛大军的后方,那辆遮着华盖的镶金戴玉的象车上,传来阵阵蓝色的光晕,这些光晕不断汇入怪物的尸体之中,片刻之后,怪物再次复活,而且变得巨大无比,仿佛三只魁梧的变形金刚,无情地践踏着兰斯联邦的将士。不仅如此,它们身上辐射出来的光芒,映照在索尔玛的士兵身上,使得索尔玛的将士全都热血沸腾,咆哮着红着眼睛不要命地冲杀过来。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终于,一个兰斯联邦的士兵扔下了武器,调转身落荒而逃。

     这个声音如此清晰地凸显出来,像是一记重锤狠狠地敲击着狄莫的大脑。恐惧骤然来袭!是的,恐惧,强大的恐惧!再强的敌人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军心紊乱,出现了逃兵!狄莫心里惶恐地祈祷着这种恐慌千万不要扩散到其他士兵的身上。可是,下一刻,稀里哗啦丢盔弃甲的声音不绝于耳,一个、两个、三个……最后演变成一群一群的士兵弃甲曳兵而走!

     狄莫像是一头发狂的狮子,歇斯底里地怒吼:“不许退,逃跑者,杀无赦!督战队,快阻止他们!”

     “不许退!”督战军从后面拦截,连续捅死了好几个逃跑的士兵,可是,恐惧的力量是不可遏制的,督战队越是阻拦,军心越是恐惧,越来越多的士兵扔下了武器,落荒而逃。

     满头的汗水浸湿了狄莫的眼睛,他用力地擦拭着自己的双眼,却只能模模糊糊地看着自己的士兵像是丧家之犬一样狼狈而逃。所有的景象化成两个字,在空荡荡的脑海中发出绝望的声响:完了,全完了,兰斯联邦全盘沦陷了!

     复杂的泪水呛人地涌了上来,这位几十年如一日,苦苦守护着自己国家的将军,终于在这一刻,内心迅速崩溃。正所谓兵败如山倒,一退溃不成军。如今大势已去,兰斯联邦的气数算是到此为止了。

     狄莫猛地拾起地上的一把短剑,举过头顶,用力地向着自己的胸口插去。

     ……

     下章提要:一支身披鲜艳红色战袍的骑兵队,如同一只鲜红的利箭,从平滑的丘峦上高速俯冲下来,数百骑兵众口一声:“兰斯兄弟莫怕,哥尼亚同胞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