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佐罗,你是我心中的大英雄!
    “呼!”

     望着不远处“猩猩”的尸体,陈阳长舒了一口气,危险解除!

     不过他心中对自己刚才的表现,还是有几分不满意,竟然着了“猩猩”的道,自己回国之后终究是太过松懈了。【零↑九△小↓說△網】

     如果是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也许刚才的那次失误,就会让他付出不可挽回的代价!

     陈阳快步走到“猩猩”的尸体边上,在他身上一阵摸索,没发现什么足以暴露身份的东西。

     不过在他的脖子后面,陈阳却是发现了一个被头发遮盖住的纹身,约莫指甲盖大小,如果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纹的是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

     黑龙会!

     陈阳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个臭名昭著的组织,在西方地下世界的时候,自己没少跟他们打交道。

     论实力的话,黑龙会较之樱花组、银狐之流,要强上不止一个档次,人手众多,在欧洲各大城市都有分部,就算在世界范围内也是排名前十的地下组织!

     不过这不代表陈阳就怕他们了!

     恰恰相反,死在他手里黑龙会成员,数不胜数。而在黑龙会的追杀名单上,“修罗”也是排在第一位的存在!

     想到这里,陈阳的嘴角勾勒出一个淡淡的弧度。

     呵呵…;…;若是黑龙会的人自己找不自在,敢派大量的高手入侵华夏,陈阳可不介意让他们元气大伤,彻底沦为三流组织!

     …;…;

     “谢…;…;谢谢你救了我!”

     就在陈阳沉思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林若溪轻柔的声音。

     陈阳转过了身,看到林若溪脸色苍白,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危险中缓过神来,不过她小心翼翼地朝自己走来,试探性地问道:“佐…;…;佐罗,我能叫你佐罗么?”

     陈阳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林若溪突然向前走了几步,靠近陈阳的身边。

     “你想干什么?”

     陈阳冰冷的声音响起。因为他怕被林若溪认出身份,所以故意改变了声线,现在的声音多了几分沧桑和磁性,就像一个饱经风霜的大叔。

     “你的胳膊流血了,我想替你包扎一下!”

     林若溪指了指陈阳的右臂,因为刚才替她挡下致命一刀,所以陈阳的胳膊上多了一道长达十公分的伤口,血液将他的手臂都给染红,看上去十分骇人的样子!

     陈阳心中清楚,虽然自己运起了硬气功,使得匕首没有伤到他的神经,但是这么长的伤口如果不及时包扎的话,也是个不小的麻烦!

     想到这儿,陈阳对林若溪点了点头,不过却突然开口问道:“你难道就不怕我是来杀你的坏人么?”

     “怎么会呢?如果你真是坏人的话,刚才那个大猩猩要杀我的时候,你就不会奋不顾身地冲过来救我,甚至还受了这么重的伤!”林若溪说道。

     然而下一刻她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这荒郊野外的根本找不到绷带,但她又不忍心看到陈阳这么流血。

     突然,她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决绝,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双手撩起自己的裙子下摆,用力一撕。

     然而因为她临时换了一身“妖精女王”的装扮,这条皮裙质量非常好,她简直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皮裙撕开一个口子。

     “刺啦!”

     随着皮裙裂开,林若溪腿上雪白的皮肤暴露出来,一旁的陈阳下意识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虽然她露出来的只是小腿,就连平时穿短裙时露的都比现在多,但是紧绷的皮裙上突然多了一个洞,再搭配上林若溪现在这幅较弱的样子,恐怕就连不近女色的唐僧都要为之心猿意马,动了凡心!

     下一刻,林若溪走到陈阳的身侧,小心翼翼地替他包扎伤口。

     “嘶!”

     也许是她第一次替人包扎,生疏的动作触碰到陈阳的伤口,让他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笨手笨脚的!”林若溪连忙道歉道,脸上一副愧疚到了极点。

     听了她的话,倒是让陈阳心中生出一丝奇怪的感觉,没想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美女总裁,竟然会有如此温柔笨拙的一面。

     突然,一阵晚风吹来,林若溪的发丝轻轻拂过他的脖颈,令人一阵酥麻,与此同时,她身上淡淡的体香也飘进了陈阳的鼻翼,既有百合的清香,又有水仙的优雅,令人沉醉其中。

     “包好了!”

     林若溪说道,陈阳低头一看,发现她最后竟然还打了一个美美的蝴蝶结,不由一阵无语。

     紧接着,陈阳半蹲下来,一把抄起了林若溪的后背和腿弯,以一个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抱入怀中。

     “啊!你要干什么?”

     骤然被抱进一个陌生男子的怀中,林若溪不由惊呼道。

     “林小姐,你该不会是想在这荒郊野外,跟一个死人在一起吧!”陈阳可以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这就送你回会所,现在已经安全了,你可以跟你的朋友一起回去!”

     说着,陈阳便抱着林若溪奔跑起来。

     …;…;

     夜风吹过林若溪的脸颊,她蜷缩在高速奔驰的男子怀中,脑袋正好靠在他的胸膛处。

     “扑通!”

     “扑通!”

     强而有力的心跳声隔着一件薄薄的衣服,传进她的耳畔。

     这是她有生以来,除了父亲之外,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

     “佐罗”宽厚的胸膛,沧桑的声线以及身上淡淡的烟丝味,让她回想起童年时父亲的样子。

     林若溪是一个非常有洁癖的人,有时候工作上不得已要跟其他异性握手,所以她都随手携带一块小手帕,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及时擦干净手。

     而现在,虽然这“佐罗”的身上有黏黏的汗水,甚至奔跑时额头上的汗水还时不时滴在她的身上,但是她心中却没有一丝的嫌弃,反倒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情愫!

     每个女生都会做关于白马王子的梦,憧憬着自己的王子从恶龙手中,将自己救出,林若溪当然也不例外!

     此刻她双手勾着“佐罗”的脖子,借着淡淡的月光打量着他的脸颊,但是因为戴着面具的缘故,所以看不清他的长相和年纪。

     林若溪心中暗想:他到底是谁,竟然会这么奋不顾身的来救我!

     不过听那沧桑的声音的话,应该至少是三十岁朝上了!

     不多时,陈阳就抱着林若溪回到了会所门口。

     此刻会所依旧没有恢复供电,一片漆黑,不过里面能够传来众多宾客的喧哗声。

     陈阳微微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将林若溪放下。

     “你安全了,我也该走了!”

     陈阳沉声说道,他怕继续呆下去,会被林若溪发现些许端倪。

     然而就在这时,林若溪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竟然朝他凑了过来,伸出盈盈皓腕到他的下巴处,想要揭开他的面具。

     陈阳连忙后退了几步,语气冰冷道:“不要试图探寻我的身份,不然你会后悔的!”

     说着,陈阳头也不回地朝远处走去。

     “等等!”

     林若溪娇呼道,不过陈阳反倒加快了步伐。

     “佐罗,你是我心中的大英雄!”

     在他身后,传来了林若溪的大喊声,陈阳的脚步停滞了一分,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伸手向后摆了摆,随即几个闪身消失在夜幕之中。

     望着他消失的背影,林若溪呆立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

     半个小时后,陈阳从一家药店走了出来,手上多了银针、医用缝合线和消炎药。

     像他手上这样的伤口,若是去医院治疗的话,绝对会引起gong安的注意。

     虽然他通过关系重新弄了一个新的身份,但若是引起官方注意的话,说不准就会被某些有心人顺藤摸瓜,循着蛛丝马迹找到他的线索!

     更何况像他这样每天在生与死之间徘徊的战士,在条件艰苦的地区大多是自己治疗伤口,以他现在的临床水平,足以到全国任何一家三甲医院去当一门外科大夫!

     因为已是凌晨,马路上行人不多,陈阳找了一个僻静的公园,在角落里自己缝合好了伤口,随即再脱下满是血污的外套丢进了垃圾桶,赤着上身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买了一件T恤。

     不过在付账的时候,那个收银小妹一直红着脸,盯着他那堪称完美的上身肌肉线条偷偷咽口水,陈阳足足喊了她三遍她才回过神来。

     走出超市后,陈阳只觉得自己体内一阵翻腾,血管里的血液简直快要燃烧沸腾起来了。

     他知道因为先前与樱花组以及黑龙会高手的激战,引得他身上的“战后综合征”重新发作。

     如果这种现象不得到疏导的话,很有可能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可恢复的重创,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命丧黄泉。

     而陈阳平常发泄的方式只有两个----

     杀戮,或者女人!

     华海这座国际化大都市可不是枪林弹雨的战场,想要杀戮的话自然是不可能,对于陈阳而言,只剩下了一个选择!

     不过好在华海本就以纸醉金迷的夜生活而闻名于世,现在虽然已是凌晨,但是某些酒吧街上依旧灯火通明、笙歌起舞!

     陈阳当即打了一辆车,让师傅送他去最热闹的酒吧街,师傅给了他一个会意的笑容,随即发动汽车。

     十分钟后,陈阳在华海市赫赫有名的衡山路酒吧一条街下了车。

     放眼望去,一片金碧辉煌,如同白昼一般,街边停满了法拉利、兰博基尼、玛莎拉蒂一类的豪车,路边走得也都是身高腿长、匈大腰细的极品美妞,甚至还有不少金发碧眼的洋妞,看得陈阳的小腹升腾起了一阵熊熊烈火!

     正当陈阳犹豫着去哪一家酒吧好的时候,突然从一家酒吧里跌跌撞撞地冲出来一个红裙女子,大波浪披散在脸前,让陈阳看不清她的长相。

     不过那前凸后翘的身材,完全堪比国际名模,尤其是那娇嫩细致的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如同羊脂玉一般!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就在这时,从酒吧里冲出来十几个彪形大汉,气势汹汹地朝着红衣女子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