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突然闲了下来,我还真是有些不适应,绷紧的弓松了弦,就会垮掉,人也会这样。我把这个忧虑告诉淑瑶,她听完后,觉得我长大了,是啊,一天两天还好,一周两周过去了,我这种忙惯的人肯定会疯掉的。她听完之后,想了想,估计又动了让我去帮她的念头,眉头紧皱着。我牵了牵她的手,把我出游的提议说出来了,她也高兴同意了,确实这半年我们都太累了,找一个凉快清静的地方,缓缓,过过小日子,回来之后,再启程,都有了新的动力。之后几天,她把手头的工作赶了赶,我也抓紧把买车的事情落实了,争取过上几天清静的日子。

     买车的时候,我巧遇那位在情人节前夕让我交手机的女孩,也就是齐菲儿的一位下属。小女孩打扮很简练,很热情,很远看到我,就跑了过来。

     “小木哥哥,你好,你是来给我们齐主编捧场的吗?但是她今天好像不在这边”

     “你好,小美女。我不是来找她的,我是来看看车的”

     “哦,是吗,买车,刚好我们给这家店做推广”

     说完,小姑娘就把一位经理喊了过来,简单介绍着我,当然她并不知道我的详细情况,只是无意的说出是齐菲儿男友。经理听后,很热情,询问我买车的预算与中意的车型,我将自己的想法也说了出来,经理带我和这位女孩试了车,然后给出一个报价单,确实优惠了很多,我都有些不好意思,这会欠了别人的人情。我为难瞅了瞅身边的小姑娘,她似乎明白我的意思,悄悄走到我身边说句没事,这都是合理的报价,也没便宜很多,人家买车的肯定不会亏本卖给我。我想也是,就交了定金,定了车,打算出游回来就提车。手续办完,经理倒是感谢我一番,非要留我的联系方式,可能虽然不认识我,但是齐菲儿的男友能差到哪去呢,可能这辈子也不会再打扰我,不过是通话录多了一个或许有用的人,这与酒场认识的人也是相同的,大家都反感,但很少拒绝。

     我也真诚感谢这位经理,买车确实帮助我的忙,省时省钱了。走之前,我找到小姑娘,也感谢一番,小姑娘悄悄在我耳边说,让我对齐主编好点,她从没讲过齐菲儿那么柔情对待一个人。我露出很惊讶的表情,她装作一脸高冷的表情,说这是齐菲儿最常见的状态,不要让我告诉齐菲儿。对啊,我所看到的的齐菲儿与她所看到的齐菲儿,因为关系与立场不同,自然是有差别的。我告辞了,看见这位小姑娘脸上表情也恢复到她装作齐菲儿时的模样,或许她心里也想成为齐菲儿那样的人吧。这都与我现在的生活无关,也不必去解释与关心一些什么。只是齐菲儿好像从我的生活中离开很久了,想起来,倒有些记不清她的样子了,这就是时间的最残酷一点吧。

     晚上,我去了淑瑶的家,熬了一些粥,看看书,等着她回来。夜深了,我有些困了,就躺着睡着了。一阵急促的声音,我被吵醒了。淑瑶手里拿了一些新买的衣服,带着两位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进了客厅,看到我,她倒没觉得,放下手里的物品,过来挽着我,向我介绍她的两位妹妹,两位妹妹则是一脸惊讶的表情,没想到心目中女神般的姐姐竟然找了一个比她还小点的鲜肉。我则是笑了笑,之前让我见她的家人,我是拒绝了,这次倒是意料之外,不过还是热情和两位妹妹打着招呼,迎着她们坐下,去给她们呈上一些粥,切了一些水果,听着她们姐妹三人瞎侃着,因为年龄差了十岁多点,淑瑶有时候也听不懂小姑娘间的对话,不停地和我对视着,笑着。我开着几句玩笑,把小姑娘逗笑了,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提醒她们要睡美容觉了,两孩子拿着一堆物品各找一间卧室进去了。

     我也牵着淑瑶的手进屋去,洗漱后,我把买车的事告诉她,她嘲讽我没钱了还要装大爷,我没回嘴,只是用身体回应着,紧紧拥吻着她,都有些透不住气了,我把自己和她的衣服都褪去了,一寸一寸轻吻她的肌肤,在敏感地方稍微用力些,她身体不断发热了,呻吟声也大了起来,搂住我的头,两人的呻吟都有些大了,我的嘴唇爬到她的耳边,轻轻的问,还想继续吗,那两位妹妹可还在?她咬了我的肩旁,说你真坏,偏偏今天兴致这么高。确实是,回来这几天,我俩都很累,每晚都是抱抱亲亲,就睡了。今天,两人状态都很好,哪能不继续了。这一次时间还蛮长的,只是好几次我捂住她的嘴,不敢让她太大声,可是越这样,感觉会越兴奋吧,两人清洗完了,又抱着睡觉了。清晨一阵亲密后,我们起床了,两位小姑娘不知也为何起的这么早,我和淑瑶一起做了早餐,两小姑娘一边偷笑着,一边吃着。

     早饭后,淑瑶让我今天带着两姑娘出去玩,怪不得她们会起这么早,看来这一天会蛮累的。两小姑娘把淑瑶送到门口,悄悄调侃她,说这姐夫好,长的帅,身体好,学历高,还挺暖。淑瑶脸上泛起红,赶紧下去了。我收拾下,背了一堆水和化妆品,开车带着两姑娘,开始一天的玩耍。游乐场、电影院、景点,最后商场还是女孩的最爱,我一边提着大包小包的,还要点评小姑娘们挑选的搭配,一天下来,简直累成狗了,晚上淑瑶让我们去吃饭,小姑娘精神还真挺好的,聊着今天的成果,对晚饭的欲望没有这么强烈,我则是像恶狼一样席卷着桌上的食物。饭后,将两位小姑娘送回各自的家,两姑娘加了我的微信,发来微信,这个姐夫,她们认了,淑瑶父母的工作,交给她们来做。我笑了笑,她们这个年龄段真是太美好,简直是孩子和大人之间的纽带,自由又没经济上的压力,能回去,真的挺美好的,可惜时间过去了,

     回到淑瑶的家,我们赶紧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就要飞出去了,她还没收拾完,就接到母亲的电话,看来消息真快,她吐了吐舌头,有说有笑的,我也没去听,忙着自己的事。过了好长时间,她进来了,抱着我,说过阵她父母要来,想见见我。我点了点头,有些担心,有些期待,她摸了摸我头,说她父母很好的,我们就准备睡了。可是这个时候,就偏偏打扰我的清静,我的一个师弟打来电话说有急事,在我家楼下相见我,可是我不在,淑瑶听见了,提示我约在附近的咖啡馆,我点了点头。到了约定时间,她牵着我的手,一起下了楼,到了咖啡馆,那一脸着急的师弟看到我,仿佛看到救星。刚坐下,他从包中递出两份关于一个科技项目投资策划书给我和淑瑶。

     “师兄,我实在没办法了,你也知道我就是一刚毕业的学生,打算创业,找了之前在学校做项目的一堆熟悉的企业家,没人愿意给我这样的毕业生投资,好点的话,还能见见我,有的甚至都忘记我是谁,根本不见我。我听一位师兄说过,你创业过,项目也成功了,人脉也挺广的,你帮我看看,提提建议,最好,能帮我拉到投资”

     我看了看策划书,这方面我确实不懂,但是我也经历过他这个阶段,疯狂想要证明自己,也想帮助他,我就把创业的感悟告诉他了。创业谋定后动,找对方向,定好项目,组建团队,严格落实,努力拼搏,这都是人可以做的,核心也是人,所以志同道合的人才最重要。最后,成败看天意,我遇到一个信任的人,或者说我的朋友找到一个信任的我,推了一个小项目,成功不成功,谈不上,只是做点事而已。至于师弟这个项目,我不敢评价好坏,也希望他静静,搁置耳边的各种杂音,看内心是否想真正走这条路,还是去想谋一份稳定的职业?

     此时的师弟似乎听不进这些,想要的就是别人的资助,谁能带给他资金,或许才是他真正的贵人。他的眼神中流出一丝对我的失望,也有一丝对自我的否定,但很快又年轻气盛的那股冲劲取代了,礼貌感谢了我,准备把单买了。淑瑶见状,不让他买,他才意识到有位美女一直在我身边,和我开了几句玩笑,也对淑瑶表示祝福,就离开了。待他走后,我对淑瑶笑了笑,牵着她的手在院子走了起来,像一对老夫老妻一样。夏日的夜晚,天空中的那一轮明月真是美,不仅照亮夜行的人前进的道路,还给人们带来希望。

     “淑瑶,你觉得我这师弟像不像去年底的我,极度想要证明自己,开句玩笑,毕业一个月就想当总裁的状态”

     “是啊,别说他了,很多人不都有这样想法吗?哪有这么轻易的事,十年都难做成一件事,甚至一辈子也不一定做成一件事,你当时就拼命的拉关系,找人脉,都把我吓坏了,这到底是多大的理想把你逼成那样,我都想掉头跑了,不过还是心疼你,怕你粉身碎骨,才回到你身边”

     “哈哈,不过我还是从他身上看到年轻人应该有的状态,比我小六岁,初入社会,有着遥不可及的理想,说着大胆的话,喝着疯狂的酒,做些看不惯的事,很正常,并不像很多人年轻人一样少年老成,精明到极致,那样社会还有什么活力,只是现在的我,并不能给他想要的帮助”

     “得了吧,别把人带坏了,你自己现在也是待业青年,把教训给人分享下,然后劝他正经找份工作,不要总想着这些遥不可及的事情,那项目看起来,启动资金就不是一个小数,尤其是科技研发的项目,不停要烧钱,劝劝他吧,以后也许有机会”

     我点了点头,嬉闹一会,就上楼休息去了。乘着淑瑶洗澡的功夫,我给那位师弟发了一条微信,让他想清楚再来找我。很久,他才回复好的,我也没多说,那样的心情,我也经历过,旁人又如何开解呢。

     出行的日子,还是相对轻松,淑瑶的电话少了很多,我的电话自从离开那个项目之后,基本上断绝忙碌,打来也是朋友聚会的邀请。我们在好山好水好风光中,享受两人的世界,只觉得时光过得太快。还没满足,就要返程了。回去的时候,她父母也如约赶到了,下了飞机,坐上车,我就感到紧张,说实话,之前的为数不多恋爱,也没发展到见家长的这一步,尤其是见韩淑瑶的父母,据之前的了解,也是阅历丰富、聪明智慧的人,用当下流行的话,也是闯荡江湖已久的人物,我这小鬼很难入法眼吧。韩淑瑶也看出我的紧张了,握着我的手,微笑着,说着鼓励我的话。事已至此,也容不得我退缩,无非两种结果。

     到了,进到韩淑瑶的这个我来过无数次的家,我第一次感到紧张与忐忑,以前都是乐呵呵的。也许从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带来压力,我手心竟然有些汗水。进了客厅,先看到是她的母亲,脸上很精致,皱纹很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很多,笑起来,也让人感到亲切,她站起来,微笑着迎接韩淑瑶与我,我也微笑着,称呼着她阿姨。在她身后,韩淑瑶的父亲坐着,一脸严肃看着电视播放的新闻,听到我们声音,才从思考中走到现实中,从容站了起来,用力与我握了下手,虽然退休了,依然能看出领导的气场,举止间都流出一种压迫感。

     没有过多寒暄,韩淑瑶的母亲就张罗我们坐到饭桌,端上她一些拿手菜,看着真的挺好的,我做的那些菜真不能和她相比,差距太多了,果然这对夫妻组合还是很符合中国人传统,男人气魄很足,顶天立地,女人温婉贤淑,心中宽广。坐下之后,淑瑶的父亲提议与我喝点酒,询问我的酒量,我说酒量不大,往常都是拼命才能敢出去,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给他与我各倒上一杯茅台,说实话,我很怕这种酱香酒的,习惯了浓香酒。淑瑶的母亲,则是不停给我夹着菜,嘱咐我少喝点酒。我主动敬了他们二老一杯,喝得很快,因为不适应,就想尽快喝完,这下倒找来韩淑瑶的白眼,淑瑶父亲也有些尴尬,索性一口气喝下去,只是气氛有些冷了。

     他很快又给他与我倒上一杯,也开口问我的情况,只不过被韩母打断,问了我家庭的情况,韩淑瑶简单帮我回答着,她母亲听完,很开心说,家里孩子多好的,不像瑶瑶一个人,都没法帮衬,也都是本分生意人,很好。她父亲没表态,这次敬我一杯酒,只是要求分五次喝完。我努力忍着,真的这酒不适合自己,一次喝进去是痛快,虽然很难受,但五次喝进去是要命。刚喝了两次,我感觉自己已经在飘了,此时,淑瑶母亲和她坐到客厅,聊起了,桌上就剩我和她父亲。终于,我迎来发问了。

     “孩子,你虽然比瑶瑶小点,但也快到而立之年了,你的情况,瑶瑶大致给我说过,你能说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非要辞职?再另外谈谈你未来的规划”

     “大伯,其实辞职这件事,我考量很久,首先源于不再热爱这工作,总觉得不能全心全意的付出,这就是一职业,但不是我的事业;第二,我有一种本领恐慌,之前的工作让我觉得太安逸,心懒身体懒,想利用这段时间充实自己,把过去荒废的时光弥补一些;第三,规划谈不上,有些想法,就像我当初与我父母以及长辈所讲的,如果只是为工作而工作,或者为了挣钱而挣钱,那好多事情做起必定坚持不下去”

     “说的很好,但是你们年轻人说的话听着都不错,作为瑶瑶的父母,我们很关注你的事业,但更想问你没了事业的平台,怎么承担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很久,我们年龄有差距,事业也有差距,她已经经历过我这个阶段,物质上,我给予不了她很多,甚至这几年我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更不要谈上去养活她了,精神上,我也可能给予不了太多,因为毕竟之前所从事的行业也没有很多交集。我能给予的可能就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关心与理解,甚至有一天,这些显得多余的,我可能会自己离开,不再给她添麻烦,听起来,也许就是一个笑话,这也是我真实的想法,我会继续我的人生,她也会继续她的人生,只是在相遇的这段时间,我尽力了,不留遗憾,如果我做出任何夸大的承诺,都是不可靠的”

     “说的很直白,那我倒问问,如果你们最终结局是分开,又何必现在耽误彼此的时间”

     “因为我现在还没发现一个能给她依靠的人,或者说能比我对她好的人”

     “年轻人,这样说,有些夸大,我就是那个人嘛,不过我还是劝你们好好考虑,你们如果在一起或者分开,瑶瑶毕竟有过经历,而你没有,对你的影响可能是无法预测的,你学历也挺高的,我说的,你应该都明白”

     “大伯,这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在变化,未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我能把握住就是今下,努力就好”

     说完,我又一口气喝下剩余的酒。韩父又开了一瓶酒,这次没给我倒酒,倒是给我拿了几瓶啤酒,我们喝着聊着,从政治、经济、历史,聊到男人之间的话题,直到我睡着了,这是我喝酒的一毛病,喝多了就睡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淑瑶搂着我在她怀里,我头没什么反应,只是胃里有些难受,悄悄从她怀里挣脱,拿起床头柜的一杯水喝了下去,好爽,这倒把她吵醒了,接着,就是一顿数落,说我真傻,她爸二斤的白酒量,我还喝这么猛,最后还睡着,还好没说瞎话。我像犯错的孩子,听着,她说了一会,笑了,把我楼在怀里,她妈和她都听见我说的话,真的很开心,无论她父亲怎么想,她母亲和她对我很满意。一会,她母亲敲门让我们出去吃早饭。早饭,她父亲看着报纸,吃的很快,就去看电视了。饭后,淑瑶要去上班,我就承担准女婿的职责了,先是开自己刚买的车,带着准岳母去逛公园,然后去买菜,午饭后,还得陪准岳父喝茶聊天,他兴起的时候,还教我练习隶书。晚上,淑瑶忙着应酬,我还得准岳父母走亲访友。接下来的一周,都是如此的节奏。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很快就入睡了,直到有一天,淑瑶催我交公粮的时候,我冒出一句话。

     “岳父如狼,岳母如虎,媳妇是熊猫”

     “最后一句是啥意思”

     “就是国宝吧,宝贝的意思”

     “哟,听小爷的意思,是觉得当韩家女婿委屈了吧”

     “不敢,让奴才先睡一会吧”

     哪能啊,确实她知道我最近几天很尽心尽力陪着她父母,就开始为我服务起来,这下可点燃我的热情,两人就缠绵起来,也顾不上她爸妈了。

     第二天起来,我和她一起送她父母去机场。临进机场前,她父亲让她与她母亲先进去办手续,拉着我在外面抽烟。

     “孩子,如果你们决定一起,大爷没啥要求,钱多钱少以后可以挣,当务之急,是给我生个外孙”

     “大伯,说实话,我想生,可是我没法生”

     “好了,等我和你大娘出国回来,我们和她聊聊”

     两人抽完烟,心里有个秘密,好像关系拉近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