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初次涉水的人不想溺亡
    风息悄悄袭卷这条平静的街道。

     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在风起的那一刻被一阵广阔的铃声打破。街旁的校园开始逐渐嘈杂,楼道中逐渐涌现下楼的人影。

     李翼握着自己的水壶,一言不发地跟着人潮走下宿舍楼。周围的嘈杂扰乱着他的思绪,他尽力不去理会,但还是有些许复杂的情感交织在心头。

     架空层,交错的人群涌动着,他一头扎进人群,极力闪避着来往的路人,仓促间进到了食堂。眼前的人群让他倒吸一口凉气。

     “我的天……算了…”李翼自言几句,开始躲闪着人群的目光,排进了队伍中。

     他不敢抬头,在周围充斥着各类帅哥美女的人群中显得如此渺小。纵然有些许略为平庸的长相之人,却也有他十分羡慕的人陪在其左右。

     朋友……

     朋友对他来说似乎是个奢侈品,一直以来的孤独倒也成为了平淡生活的调剂。他常常感受自然,和所感兴趣的死物交流,偶尔被察觉,遭来的只有无穷的冷眼与嘲笑。

     “诶李翼,这狗怎么都不理你啊哈哈哈哈被狗唾弃了啧啧”

     “诶李翼你别吓到别人家的猫啊,它见的世面不多肯定没见过你这么丑的哈哈哈哈哈哈!”

     ……

     李翼淡泊的笑笑,队伍也在这次冥想中排完。他紧握着手中的面包,慢慢淡出了周围人的视野。

     门口吹来一阵风,浮动着李翼额头的一缕头发,李翼无力的抓抓。目光往前望去,突然停住了。

     那个人?在看我?啊嘞?

     李翼非常迷茫,因为正注视着他的也是他在这个学校受命关注着的人。这个女孩在他的映像里的可怜让他动容,然而利李翼也隐藏极深。毕竟,也不识。李翼平淡的泛起一丝笑容,似乎于对女孩目光的一种回礼,女孩似乎也是如此,然而太远并不清晰。

     李翼一边走路一边默默盯着那个女孩,她的眼神似乎还在注视着自己,而且还浅浅的笑了!

     忽然间似乎两人四目相对,女孩眼神一愣,突然冷漠脸又再次出现,略微皱了下眉头便甩开了李翼的视线。李翼一脸茫然,两人擦肩而过之后不远处,李翼听到了她对身边同伴的低声叫骂“咿!!!我在看我们班新转来那个有个丑逼在偷瞄我,咿~恶心!”

     李翼默默地品味着后面的话,人群的嘈杂此时在他心头化成了一片寂静,他的心五味陈杂,一股莫名的失落浮现,他无奈地打了个哈欠,渐行渐远……

     远处已经透彻的天空,外界深不可测的宇宙中,原本反射着太阳光的一颗小行星被无名的黑暗物质所占据,剧烈的反应在太空中进行,小行星的外表开始支离破碎,化成了一滩黑浆。

     黑浆重组着外表,中心分离出一团物质若隐若现,紧接着被黑浆包裹,外壳逐渐在生成。日光照射着这颗暗行星,没有一丝光芒穿破它的躯体,令人毛骨悚然的躯壳在日光下毫无保留的释放着它黑暗的本性,在随后完全形成后,向最接近的一颗蓝白色相间的星球坠落。

     午间,众人散去。班级陷入了一片沉寂,关闭的灯光拉好的窗帘,完美营造了一个孤独的黑暗空间。李翼带上水壶和早已泡开的泡面向操场走去。

     硕大的校园除了风和广播,操场十分安静怡人,李翼独自坐在跑道上,慢慢吃着面。面汤偶尔从上下的叉子间向外飞溅,望着飞起的面汤,远处一道黑亮的弧线从远空划过。

     “嗯?!”李翼一愣。

     流星?ufo?

     黑色飞行物在一瞬便消失不见,翼起身向那个方向走了几步也没再见任何东西。

     李翼在思索着什么,慢慢理顺了下思路,面碗被随手掷进美术室前的垃圾桶,随即李翼转身离去。宿舍中空无一人,唯一的活物除了微生物就是他了,没有人愿意跟他一起住,硕大的宿舍如同冰窟般死寂。

     “啧,翼回来啦。”

     “嗯。刚才遇到个不明飞行物,我是不是该治眼癌了?”

     “蛤?!等一下我看下录像!那个东西呢?飞完就没了??”

     “好像是吧,反正看不到了。”

     “好吧下次白天也让我出来玩玩。”

     “恩!”翼对着空无一人的床位淡然一笑。

     下次一定让你出来玩,瞬时翼有点略带抽泣的瘫倒在床上,泪腺决堤,翼在空无一人的却人满为患的房间里无力地挣扎。

     慢慢地睡去,一切归于最初无人般的沉静……

     远处的群山,苍绿色的山腰突然袭来一阵黑影,转瞬即逝。看到的路人皆以为花眼并没有多在意,日常的生活仍在继续,风依旧凌烈。

     再醒过来时,翼感到一阵目眩,整个人在沸腾着。午休还未过,翼颠簸的走下楼梯。

     这种沸腾感在加重,眼前也开始不太清晰。翼迷茫于这种变化“就是吃个泡面至于吗?”他尽力保持着清醒,走到校医室门口,瘫倒下去。

     “诶今天的图画了吗,我还等着接呢!”

     “急什么,哇这个好可爱!”

     “天拉噜,我的左边脸还没上色哇靠,怎么办怎么办?!撕不下来啦啊!!”

     “哈哈哈哈哈哈喂,别乱摸喂!”

     “咿平的”

     “咿你胖你厉害”

     “滚粗,老娘哪里胖了”

     每天这一角都充斥着欢声笑语,这个团体是美术班最大的集体,共同的爱好和特长使她们几个女生聚在了一起。

     “诶小梦!”一个女生喊道!

     “啊怎么啦?”杜梦圆一脸懵逼……

     “没事哈哈哈。”黄蔓婷嬉笑道“woc黄蔓婷你!”

     “哈哈哈哈。”黄蔓婷笑着离开了杜梦圆的那片小圈子。

     上课时,黄蔓婷拿起一瓶牛奶“woc这奶怎么这么丑。”

     “难看你别喝啊!”

     黄蔓婷沉默了一下,杜梦圆暗道不好瞬间抱头弯腰。

     “给你喝!!!!”一会儿便感觉一阵风从头上掠过,再抬头之际奶被甩在了李震声脸上。

     “卧槽你他妈搞事卧槽好痛!”李震声摸着脸果断地骂道!

     “你他妈想怎样吧?”黄蔓婷双手交叉在胸前。

     李震声无奈道“行行行怪我怪我尼玛痛死了。”

     “这还差不多。”黄曼婷得逞般的笑了下。

     黄蔓婷放下了手臂“喂奶还我。”

     “你不是嫌丑吗,别要啊。”李震声一个鬼脸甩给了黄蔓婷!

     “喂你别啊!”

     “你求我啊”

     “哈哈哈哈哈混混你有毒哈哈哈”杜梦圆也不经笑了起来。

     “安静,在讲话你们后面几个站后面去。”

     “好的老师,我们安静我们安静。”李震声应了一句,三人相视一笑。

     杜梦圆无意间瞟到了右前方新转进来的曾嘉智,立刻把相对的目光抽离,低下头去。曾嘉智一脸耐人寻味的把头偏回去听课,隐约间杜梦圆感受到脸上有久违的燃烧感。

     喂小梦,你的身体有反应,怎么了吗?

     哦,没事,只是刚才玩疯了吧哈哈哈哈别担心。

     好吧你自己注意,话说我们等了这么久了也没见有过什么发生,真的好无聊啊啊啊啊!

     没事的啦蔓婷,我们变成这样肯定是有原因的。

     话说小梦,听说今天你被人偷瞄了?帅哥吗?

     丑哭我,简直了想想就恶心!

     好吧,真倒霉大清早遇到这种事。你觉得那个男的是同伴吗?

     只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丑人而已,不用在意!

     也许吧,听课!不想了。

     嗯。

     ‘总觉得那个男的有哪里不对,打探下好了…’杜梦圆暗想着。

     “呜!唔…”

     “妈的这电瓶车真tm难用,摩托又给扣掉了倒霉!”黄毛青年的车死火了,他下车推着电瓶车向前走去,前面的城中村巷道出奇的黑。青年走进巷道,慢慢踱步找路,一时间迷失了方向。

     青年恼怒地撇了下嘴,怒目着周围错综复杂的路口。突然,一阵黑影一闪而过,黄毛一惊,向那个路口追去。

     “什么东西?”黄毛心里一阵恍惚,顿时感到整个人坠进了似乎星河一般的境地。无光的四壁,仅有一点由身下发散出来的星光般的光点,黄毛不知所措的左右乱撞,一无所获。

     “你给老子出来,搞些神神叨叨的事!出来!”黄毛的声音刚发出就停滞在了某处,然后消散殆尽。

     黄毛慌了,整个人疯狂的撞击着四面似乎无形的墙,毫无效果后又抽出随身携带的甩棍疯狂敲打着四壁,撞击的声音都在一阵后消散殆尽,周围静的出奇。黄毛一脸惶恐,嚎叫着要冲出去,愤怒渐渐被恐惧淹没,眼神也在一次次的失败中灰暗起来。

     “我只要能出去,只要能让我出去…”此时精疲力尽的黄毛失神地瘫坐在“星河中”,黑暗的牢笼围困着他的肉体和他的恐惧。

     满目的星河,黝黑的四壁。汗水浸湿了外衣后顺着身旁滑落河中,如融入般消散殆尽。

     毫无生机的死地……

     黄毛的眼神已经变得黝黑空洞,反射着“星河”散发出的幽暗光芒。

     “你的欲望我看到了!”一声清脆的低沉的哀嚎响彻四周,黄毛的失神的眼睛空洞地向四周飘逸。

     满眼的星河,黑暗的四壁。

     毫无生机。

     “啊!出去!让我出去!!”黄毛失神地倾诉着,声音这次并没有消失,而是成倍数的放大在了这片空间中。

     黄毛怒吼着捂上耳朵,声音依旧不断回荡,他来回无力的挥动着手臂想摆脱来回激荡的回音。

     “闭嘴啊!!!”

     回音不减反增,不断冲击着黄毛薄弱的心和耳膜。

     “闭嘴啊啊!!!”黄毛疯狂向四壁乱撞。

     “咚咚咚!”的响声附和着诡异的回音不断刺激着黄毛。

     “闭嘴!闭……闭……”

     “哗!”黄毛跪倒在“星河”中,蹲伏在这片“星河”上若有所思,静静地听着周围回声的侵扰,一会儿便遁入了这片区域消失的无影无踪。

     嘶哑的喉咙已经只能发出咿呀的声音,浑身无力地躺倒,星河在慢慢收纳着他的躯干,渐渐消散。

     ……

     李翼在沉睡中感受到了一丝异动,他无意识的伸出双手,似乎抓到了某样东西,坚硬的金属质感丰盈着他的触感。平滑的曲面和切面,似乎是张人脸一般的分布,翼还在感受着,突然感觉坠入某种河流之中,无声的流体在他周围迂回,一瞬之间将他淹没……

     他在无声的激流中翻滚,无力的躯体任由流体摆布,他感受到了一些东西的归来,又感受到了一些东西的逝去,他伸手抓住了一个即将失去的东西,却无力将其留住。无法睁眼的黑暗中,他在迷茫于现在的变化,一阵阵的激流在轮回中似乎将他带向了某个深幽的彼岸,他无奈的笑了。

     【我这是要死了吗?好像还有很多事没做啊】。

     无声的激流还在前行……

     【活着的这辈子,做过什么呢】?

     ……

     【我留下了什么呢?几个人会记得我?老爸老妈,额】。

     ……

     【意义,活着的意义。我还活着吗,还是连活着的资格都没了】?

     急湍在一瞬间散尽,翼的意识又一次模糊,他感受到了自己正在遁入某种胶质中,慢慢的,在一片黑暗的,似乎在点点星光的空间里离开人世。

     【…………】李翼似乎看到自己的表情飞速变化着!

     无声无息。

     ……

     风力减小后,大片白云遮挡住了炙热的烈阳。路人们在行进着各自的日常。

     生命体,老人。

     小孩,青年。

     中年,死亡。

     凋零,沉睡。

     “喂喂?哦哦我马上到了!”一个路人在地道口挂了电话,向一处施工区奔去。他一边赶路一边看表,急切的走着,他并不觉得他能按时赶到,现在强行绕施工区也无可奈何,只能希望时间走得慢一些,他能再快点……

     快!快点!!在快点!!!

     一双幽深的瞳孔紧跟着这个飞速跑动的人,贪婪的欲望似乎准备夺眶而出。

     路人转过拐角,传来一声倒地的声音,不久一声惨叫回响在这个地道,一个怪异的影子向他身边慢慢靠近,脚步轻如止水无法洞察,路人还未站起便被包围,慢慢进入了那条封路的地道深处,声音也烟消云散。

     ……

     不够吃…不够…我要再快,快,不够!

     怪人一扫而空后,飞速的清理干净场地,地道又恢复到了无人入内的境地…他抓起一块类似于放在上面的“施工中,请绕道”的标牌,狠狠的啃了一口,又嫌弃地吐掉了那块红艳的玩意,扔掉了路牌。

     食物,吃……

     黄毛慢慢走出了地道,眼前传来的强光刺激着黄毛的神经,太空的灰暗让这个“混沌”一时无法适应光明,他双手遮头向前走去。路上的人来来往往,各自书写着自己的故事,丝毫没有察觉死神已悄悄从身边划过……

     “呕……沤…”杜梦圆撑着墙,不断地倾泻着胃里的存货,黄绿的胃酸伴着还未消化殆尽的秽物喷薄而出,黄蔓婷在一旁不知所措……

     “好点了吗?”

     “真的……好恶心!!!”

     “为什么?”杜梦圆转过脸,两行泪痕和脸角还未坠落的泪珠所说着无尽的痛苦。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摊上那种东西!为什么我们会摊上这种东西?!!!”杜梦圆的语气在哭泣中扭曲,顺手夺下黄蔓婷递来的纸巾,将脸擦干净,泪痕依旧斑驳地挂在脸上。

     “为什么,是这种事情,我不想死!我不要这么死的掉!为什么……”杜梦圆蹲下将头埋进双手里抽泣……

     黄蔓婷在一旁若有所思后,蹲下抚着她的背,将梦拥入怀中,任她的泪水在背上流淌,静静地无声安慰着她。慢慢的,杜梦圆的抽泣在减小,渐渐转为无息……

     黄蔓婷也适时地放开了她,眼前的梦眼睛中闪烁着凶光,泪痕被瞬间蒸发,一阵气体萦绕后,一条朴素镶嵌淡金边缘和金色粉末的围巾出现在在了她脖子上,她的额头也多出了一块印记。

     “既然如此”梦的声音变得悠扬清晰,在这片区域里来回萦绕。婷带着惊讶和好奇观察者眼前的梦,眼神渐渐和蔼起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没有希望的话,我就是希望!”廉贞的声音刺穿了整个云霄,一瞬间阳光泼洒在这片区块,叶子在阳光下灿灿生辉,梦的围巾异常耀眼!

     大街上,黄毛行走着,它突然停下,头转向了一座身旁的校园内。操场上,奔跑着的学生们在阳光下挥洒着汗水,它在默默地观察着。

     快,我要再快……欲望出现,食物觅得!

     比起之前的不协调黄毛显得较之前更加灵活了,它撑开了脚下一片星河状的区间,遁入进去,消失在大街上。

     风又一次吹起,偶尔几个路人路过了校园的围墙处,树叶混着风声沙沙作响,飘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