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负重于身的人无处可藏
    那里的女孩……有力量!

     曾嘉智回过头,心里暗想着,手中的笔和他的脑细胞都在高速运转着,他掏出一本封皮白皙精美的本子,取出一支外壳质朴但黑色的涂装十分阴沉的笔记下了黄蔓婷和杜梦圆的名字,名字后,是浅浅的“禄存”和“廉贞”两个名字。曾嘉智仔细思索着,合上本子收起了笔,一幅幅画面在他大脑中回放,紧接着一瞬间消散不见,他在盘算着什么,亦或者是在怀疑什么。手上的不自然在凌乱的转笔下一览无余,一会儿后又拉回了思绪,怎么说他也想不通这段梦幻的变化,与其这样不如将就着过。风轻拂着树林,摇曳的枝丫后方的土地被开发的坑坑洼洼,灰尘每天洋溢在警示墙周围,被吐槽了无数次的工厂型宿舍仍是在众人眼下打下地基准备拔地而起。

     走廊尽头的某个高个子在一瞬间划过一丝念头,放眼望向外面,却没看到想要的东西。转眼目光扫回班内,嬉闹的杜梦圆和豪放的黄曼婷,两个看似毫无关系的人在当下的表现确实让他有所顾忌。

     “万一错了呢,但是我确实看到了。”

     “反应很剧烈!”那阵雄厚的在智的心中异常激动地说道!

     杜梦圆在黄蔓婷怀中哭泣着,后方角落的阴影一个高个子在隔墙静听。当廉贞的光在三人眼前浮现时,他的表情异常激动,却有一丝困惑。手中的黑色本子在浮动着,散发的能量干扰着监控的回路,他浮动白色的笔,将那一刻的画面永存于本子之上。

     『廉贞为什么没感应到我?难道是个隐性的废品?』那人思索着,转身回了楼上。

     楼道众人在讨论刚才一瞬的艳阳高照,曾嘉智无奈地浅笑后,走进班里。

     李翼从沉睡中缓缓醒来,走廊的嘈杂,争执和吵闹交汇肆虐着才从宁静中脱出的李翼。

     复杂的感官在他的大脑中疯狂涌动,太阳穴的阵阵刺疼让他忍不住抱头凝神,却又转瞬即逝。靠近内药柜的的校医转眼看到了醒来的李翼,惊呼着叫来了外面等候的教师职工,李翼俾了一眼钟,已是黄昏将至。

     突然间房间被众多惊慌失措的老师挤满,李翼望着突然闯入的嘈杂人群,虽然厌倦嘈杂,但他不讨厌当下被众人关注的感受。

     旁边教师在说着交谈着,李翼默不作声独自感受这种气氛。从谈话的只言片语中听出这次自己的昏倒居然引起了校职工内不小的恐慌,而且还有意要封锁消息。

     “我不就是发烧吗?”李翼懵圈地在心中自问。

     校长在一旁处理完事情后警告着李翼要对此事作封锁,并且放他一个月的假让他好好调养,学校方面也会做出相应的措施。

     李翼一头雾水的接受了,校长松一口气,带着他办理一些手续,李翼全程懵逼的情况下收拾完准备离开监狱一般的学校,但此刻却没有兴奋,无尽的寂寥伴着他的背影。

     曾嘉智猛然有了触动,反身望去,门口路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老司机?”李翼的背影在夕阳的余晖中背过了转角,地上反射回来的影子也逐渐消散。智一脸恍惚,为什么?

     他下意识的望向黄杜两人,她们看来也对刚才路过那个人有什么共鸣,两人默默交谈起来,智以防万一,将“李翼”记在黑色的笔记本上。

     曾嘉智有点茫然,早已盯上的目标中可能有废品,不可能的目标又忽然出现,虽然并不确认,他在沉思中放松心情,却被某种责任压的喘不过气。

     这个星团的秘密究竟多大?我为什么要舍命尽上这份义务?

     智的大脑回路中风暴在不断席卷,在他接手这个事后还是第一次这么踌躇。

     “这件事,还有很多需要探索……”智按揉了下太阳穴,黑白的星空瞳孔转而收缩,黑瞳重新充斥时又把心思投回了课上,中后桌的黄杜两人依然在交谈。

     夜幕降临,一场大雨轰然落下,抱怨着天气的学生们纷纷涌向宿舍楼,嘈杂充斥着整栋校园西区。

     曾嘉智站在教室那层的楼口等待时机,从晚修他就感觉到了什么,笔记本也有了异动,原本沉寂了半个月的对手,又活跃起来了。

     智在寂寥的等待中望向雨云,黑白融杂的星空瞳注视着依次生辉的星宿群,却无法看清。智调整好心态,翻动着笔记本,一小段时间的无果,让智有点低落,雨打在阳台的护栏上噼啪作响。

     猛然间,本子的一页变得墨黑,他惊喜又慌张的看着本子的变化,终于寻到了敌人的气息确实值得高兴,但是这次的敌人的强大并不是之前所有认知的。

     一股强烈的威胁气息从楼下艺考生的专用栋袭来,桌上的笔记也飞速翻动起来,不知道是否心理作用,窗外的雨的击打声略显凄惨狂暴。

     空前的不安撬动着智的决心,曾嘉智拿起笔记,走到了廊外,轻轻关上了教室门。冷风在抽打着他的脸庞,凄凉的感官混入了智的心灵,他猛然闭上眼睛,短暂失神后,黑白的星空瞳闪现,灵动的光和雨云外闪耀着的文曲星宿辉映着。

     黑色的笔记变的狰狞幽暗,口袋里的笔在淡淡地闪耀着洁白的流光,智在现在的状态下任有些犹豫,空前的威胁,伴随着继续呼啸的狂风冲击着智的心。

     智抽出片刻后,一拳砸到湿漉漉的栏杆上!

     不能退!

     “文曲星宿!”

     笔记和笔忽然飞升,笔记化作一道黝黑的流光,与化作白光的笔交汇在智的上下身,随后流光转动慢慢交融,两极反转后轰然笼罩住智的周身。

     一套轻装的简洁护甲笼罩住智的周身,黑白的流光拖动着微光尾巴在他周身围绕,最后化成古老的字符附着在护甲上的空白处,其余的流光化作一座巨大法阵从智的大腿流向脚跟再缓缓在身后升起,震开了周身的所有雨点和空气,最后消散流回身上。

     脸甲上,瞳孔处的黑白融光拨开了眼前的黑暗,大雨将建筑间的能见度降到了零点,惨淡的楼道灯光在照亮着空无一人教学区,文曲活动了下身体,在保安上来之际化作一道散光消散而去。

     暴雨侵袭,校外的街道上空无一人,雨滴播撒在文曲的周身,威胁的气息却没有散去。

     这个敌人,很危险。文曲切断了一切和智的链接,把所有感官转移到了护甲上传给自己,强大的气息和雷雨在抽动他的心。

     其他星宿没有搜索到时,每次战斗显得如此不可推卸,但每次它都背负着无数的人命,和一条最直接的人命。契约者的死并不会影响它的下一次抉择,但是当下它的倒下意味着数百人接下来会跟着丧生,文曲的心在不断颤动,它不清楚它究竟能坚持到何时,它唯有相信和智的现存羁绊,击倒袭来的敌人。

     ……

     一阵无声的威胁伴随一道惊雷炸响在文曲心中,它猛然清醒过来,唤出星具,那个瞬间那个气息也开始有动静了。

     八门佐印,三方星端,阵展!

     文曲翻动本子写下古老的文字符号,符文由文曲身上的对应出散作流光化成镜面一般的透明晶体,一道类似于八人宽三头高的阵笼罩了文曲,突然文曲一惊。

     它就在附近!

     文曲刚开始感受气息它应该还没脱出星河,但是刚才它却在周身环绕地那么近!

     文曲凝神了一会儿,转身一挥,一道十字光刃破开雨幕,将沥青地板打坏大片面积,地基破损一大片。

     那个气息猛然攒动,侧面袭来,文曲双指点上肩上的符文,转手指向袭来处,法阵周围的空气炸裂,一丝浓郁的黑色粉尘被破碎的空气撕裂掉落在地上,大雨瞬间将其冲刷干净。

     文曲继续感受,突然身旁传动,文曲再次一指,却只有破碎成水珠的雨滴落在地上。

     一阵惊雷劈落,炸响无人的街,文曲暗道不好,侧身闪开,却避闪不及被重击到右肩。

     文曲侧滚到一旁的护栏处,对方又消散了踪迹,只有气息回荡。

     护甲已经撕裂,近身的符文已经无法使用,所幸冲击并未伤及里面的人体。文曲浮动白色的流光笼罩了右肩,裂痕在缓缓修复,它又将御阵加强了防御力,暂时采取保守攻势。

     文曲盘腿席地而坐,阵震开了所有袭来的雨滴,烘干了湿漉漉的护甲,白色的光在不断注入破损的护肩,刹那间一道雷动,路灯全部熄灭,文曲遁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现环境十分有利于在星河中浮动的混沌,文曲也异常小心起来。

     嗖!

     !!文曲意识到什么时,一个身影已被星阵捕捉定格,终于抓到了这个乱窜的东西,文曲蓄起冥文,将其从黑色流光中不断积蓄在手端,化作一柄能使人恶心厌恶恐惧的枪,瞬间穿破了眼前的家伙,只见混沌破散成丝丝黑灰瞬间被冲散。

     文曲暗道不好,积蓄力量的冥咒薄被打落在地,它的周身也遭受一阵冲击,阵法瞬间失效,大雨泼洒在护甲的每一寸地方,文曲拔出天星笔却被立刻击飞,随后自身也被打飞出去。

     文曲集中了身上还可保护自己的所有符文,把力量积蓄成一把光辉的长矛,混沌正面飞速袭来,这次它保护核心的暗杂质悉数剥离驱散,核心驱使的躯体呈巨口状涌向文曲欲一击必杀!

     文曲快速转身一矛掷去,背后袭来的混沌化作残影消散,面前一副躯壳死死被定身,核心被矛尖顶裂,文曲蓄满力量至腿部,一记蹬踢把长矛踢穿核心,瞬间混沌化作一盘黑色的飞灰,直升飘散在大气层之外的远方……

     文曲一下跪倒,浑身无力地召唤着星具,但是,它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

     一阵尖锐的声音穿破雨幕,文曲被后背传来的一震暴击击飞几十米,护甲悉数受损,刚站起头上又是一震打击,文曲照例躲闪,头上的袭击化作一丝流光,正面胸甲被重击毁坏。

     文曲倒在不远处的地上,混沌停下移动,一拳拳地击打着已经碎裂的胸甲,猛击后胸甲破碎,混沌张开真正的核心,欲将里面的人体吞噬。

     “咚!”护星尘在做最后的反抗,混沌暴怒猛击仍然护主的护星尘,慢慢尘面碎裂,裂纹渐渐加深。

     “砰!”护星尘的反击式爆炸将黄毛与混沌分离,黄毛被摔入雨中,混沌如失神的空壳,摇摇晃晃地站定了躯壳,核心愈发幽暗,反射着面前的光景。

     它一步步挪动向文曲,失去宿主的它机械一般地蠕动,文曲借机召唤星具,却有一股力量在阻碍着它们之间的共鸣。

     混沌极度靠近时,忽然雨停了……

     确切的是雨停下了下落,空中浮动着数不胜数的雨滴。

     混沌一愣,远处路灯处走来了一个少年,混沌立刻将注意力转移,文曲看到那个少年一般的身影,手上反射着光的物体,似乎是个三棱角状面具?

     文曲见大敌已离,终于舒了口气,解除了实体,化作星尘飞升回空中,智的身体还未接触到地面又被一阵光层裹住移走。

     少年无惧地走向混沌,混沌张开嘴袭向少年,少年侧身躲闪,将面具附着在大腿一侧,一道黑光转瞬即逝,少年一脚踢翻了混沌,然后取下面具。

     面具上下分裂,中间突出一块镜面般的块面,少年淡定略带愉悦的说道“一起击退这些奇奇怪怪的杂质吧!”说完将拇指贴上镜面。

     “ready”

     少年抽回手指,面具合口中间块面反转,整个面具延展,他换手一把盖上脸庞,面具周围流光攒动,如丝一般渐渐于皮肤贴合。

     “北斗星宿!”少年一声怒喝后,飞奔向刚爬起的混沌,混沌开口之际,一拳打入了核心!

     混沌慌乱的想咬断他的手,却无法出力。光影流转间,少年变成了一具轻盈的中型战铠,光芒涨破了混沌,随后光芒埋没了这片区域,一切遁入宁静!

     ……

     雨在侵袭着街道,却没有之前有过人的痕迹,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常态。

     雨点敲打着沥青马路,破损的沥青地积起了淡淡一层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