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白衣如雪
    秦岭,首阳山.摩天崖,首阳山为秦岭中峰,东面是全真教总坛终南山,首阳山虽不及西面太白山高峻,也不及东面终南山有名气,但首阳山上的摩天崖因峻险在当地也很有名气,所以随便一问当地村民就可以找到.。

     腊月,寒风啸啸,雪花飘落,秦岭被茫茫白雪所覆盖,首阳山上摩天崖更是积上一层厚厚白雪。

     白雪花披着一头长长秀发,身穿一袭白衣白裙。白衣如雪,除了手中握有一枝玉笛外,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奢侈,多余的装饰,同白雪一样纯洁,单调,但却给人一种无限美丽。不同常人的是白雪花那纤纤玉肩上停着一只凶猛的苍鹰。鹰是天鹰教的象征。

     白雪花养父白鹰创立了天鹰教,现在白鹰死后,白雪花就要肩负天鹰教的重任。这只鹰是她从西域来中原所带的唯一同伴。在中原她没有朋友,只有敌人。白雪花坐在雪地上,那充满睿智的眼睛望着远方,那双白晰修长的玉手轻握玉笛,宛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雪花轻飘,白雪花吹起了玉笛,笛声清脆悦耳,悠扬动听,带着无限的柔情,无限的惆怅。雪花飘落,她的头发,衣裙上都沾上了雪花,苍山,白雪,笛声似乎更充满诗情画意。看到这些任何人总以为白雪花是约人相会,很难想象白雪花将要和对手展开一场血腥搏杀,白雪花也明白自己将面临大敌,这样她更需要平静的心灵。她吹笛就是为了平静心态。

     突然笛声停了,因为来人的脚步声,惊醒了这梦幻的诗意。白雪花站起来了,停在她肩上的鹰也飞向了天空。她用手轻轻拂去沾上身上的雪花。不过令人惊奇的是她刚才坐过的雪地上依旧同别处一样。一点没有她坐过的痕迹,传说中轻功极高的人有踏雪无踪本领,如果见到眼前情景。踏雪无踪似乎不再是传说了。

     白雪花望着几百丈开外,渐渐近来的人影,眼中的寒意更浓了,身上散发出凌厉的杀气。来人似乎也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就在离她十几丈站住了,白雪花盯着他道:“肖振奋,你终于来了”。肖振奋笑道:“白姑娘,你真幸运,你不但等到了你要等的人,几个你要找的人也来了”。

     白雪花一惊,但心里立刻明白中计了。因为白雪花要找的人,或者要找白雪花的人,通常只有二种,一是朋友和亲人。另外则是敌人和仇人。在中原她没有朋友只有敌人和仇人,她的朋友亲人远在‘西出阳关无故人’的阳关之外。显然肖振奋把她的敌人找来了。

     白雪花怒道:“肖振奋,你好卑鄙,竟请人助战”。肖振奋叹道:“白姑娘,我这样做对你虽然不公平,但这也是没有办法,人都是自私的。当良心和利益发生矛盾时。良心总是失败者,我也不例外,不过杀了你后,我的良心的确有些不安”。

     远处又神奇地出现二个人影,腊月寒冻,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任何人都不会来这冰冻雪封的首阳山上摩天崖,这二人似乎有一种非来不可的理由。

     这二人速度很快,几个回落就到了白雪花的面前,在肖振奋二边站住。成了一个品字形。无形之中就把白雪花围在中间。其中一人四十几岁,衣饰华丽,身材修长,双眉细长而挺拔,面容英俊,腰系长剑,一只白晰的手正握着剑柄,剑虽未出鞘,但已散发出无尽杀气。

     “是你”白雪花脱口而出。“不错,是我白姑娘”来人道。两双眼睛不经意对在一块,很难形容出这种震撼,对白雪花来说眼前这个人正是发出盟主令要追杀她的赵无影。她对他恨之入骨。对于赵无影来说眼前这个美丽的姑娘,正是自己千方百计要除去的对手。白衣魔女,他为她千里追踪,直上秦岭主峰。

     白雪花艺高胆大,当天放过肖振奋时,虽也猜到肖振奋可能会请人相助,但她太相信自己的能力了。总以为就是肖振奋请人相助,也不会对自己构成危险,却没想肖振奋请来了无不知所作的《高手录》中第一高手赵无影,赵无影是当今武林极少数几个可以对白雪花生命构成危险的绝顶高手之一。

     另一个来人五十多岁,身穿黑袍,面无表情,目含杀机,使人感觉此人威严冷酷。这人就是龙威,中原洛阳龙家的主人,当年就是他联合肖振奋打伤白雪花的养父白鹰。

     三十年前中原龙家在江湖上并不有名,也根本无法同蜀中唐门并称武林二大家族,后来龙家出了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那人就是龙威的父亲,江湖人都称龙老爷子。他炼成了绝世武功,打死了当时中原武林第一家的白家主人白鹰的父亲白皓,逼的白家子弟无法在中原立足生存,只好远赴西域。

     白皓的儿子白鹰为报父仇家恨,创立了天鹰教,不断向龙家报仇,这样就造成龙白二家数十年的争斗。所以白雪花的白家同龙威有世不两立仇恨。肖振奋,这位威振关西三十年英豪,此时已经不再是五天前那种垂头丧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