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无限循环
    “这次该你了吧,刚就是胖爷我来的。”胖子扭头对我说道。

     我闻言不做声,拆下肩上血液浸透的纱布,攥着纱布一使劲,滴滴鲜血流入沟壑,再次逆流而上。

     “操,你这作弊啊!胖爷我刚刚可是开了道了!”胖子见状大叫。

     “行了,你那道子是自个划拉开的,我是为了不糟践!”我一边攥着纱布一边乐道。

     阶梯缓缓伸出,和胖子迈步上了台阶,身后凶鸟与大蠊的争斗接近落幕,已然是两败俱伤,谁也不占上风。

     “快走吧,没看够自个下去看!”胖子不耐烦地催促道。

     “去你的!”没拾他的茬,我加快脚步,迈步往上便走......

     黑暗中,我渐渐睁开双眼,伸手不见五指。

     挣扎着站起身来,“胖子?胖子?你在哪呢?”我试探着轻声叫道。

     不知多久之前,我突然毫无征兆地失去了意识,醒来就是这里,脑海中最后的一幕是穹顶暗门缓缓开启......

     叫了几声,不见胖子,还是先看看自己有事没事,再搞清楚这是哪儿。

     摸摸身上,没有什么损伤,身后背包也还在。

     伸手抓出一支荧光棒,折亮后,用力向远处一扔,荧光棒飞出一段距离后“啪嚓”一声掉在了地上,缓缓向前滚去,忽然间,毫无征兆地,被黑暗吞噬,整个空间重新归于一片黑暗。

     “不对!有什么东西!”我忽地警觉起来,一摸腰间,糟了!杖剑没了!

     转手从背包里一手抻出一支雷公钻,另一手抻出一柄金刚刺,转手横在身前。

     雷公钻严格来说是一种古法暗器,长约五寸,重约四斤,前为利钻后为重锤。力大者经过练习可飞出四至五丈,中暗器者一般筋骨俱碎,威力非凡,但由于体积过大,加上较为沉重,武林中早已绝迹,也就门内有人当做近战兵器使用。

     而金刚刺则是兵器峨眉刺的变形,仅仅是将一端刺头弯成九十度,这样既可防身,也可当做撬棍使用。

     门内类似金刚刺、雷公钻等特殊用具也都是以我个人名义找到北京衡家作收藏藏品定制的,相对“极端武力”、“United联合”、“施拉德”这些国际知名刀厂,我更加偏爱传统工艺。

     迈步朝刚刚荧光棒消失地地方摸过去,没走几步,地上一条绿色光线突然出现,是我刚刚扔出去的荧光棒!黑暗中,躺在地上,幽幽散发着光芒,莫大地讽刺感。

     一瞬间,一股凉气从我的尾椎向上冒,全身毛孔紧缩,鸡皮疙瘩一下就起来了。此时此刻,我莫名感到了了久违的“恐惧”。

     如果有什么东西在这里,它是怎么做到悄无声息地吞噬荧光棒,待我接近,它又是怎样悄无声息地使荧光棒出现,然后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悄然退开。

     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我相信没有什么怪物能做到完全不被我察觉,也没有什么鬼愿意将这玩意伸进自己喉咙再吐出来。

     我犹豫地俯身拾起荧光棒,确实是我刚刚扔出去的,没有任何异常,突然间,我有了一个猜想。

     甩手再次扔出荧光棒,果然,和之前一样,荧光棒落地滚了一段距离后,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重复数次,都是如此,果然是这样,完全和我想的一样。并不是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伺机而动,而是这里原本就是如此!或者说,这是这个地方的“规则”造成的。

     说起来其实原理很简单,也很难以置信,我们的天地间有着“规则”,也就是天道,太阳东升西落,万有引力,这些都可以视作我们世界的“规则”。

     如果把这个黑暗的空间看做一个“世界”,那它的规则就是在一定距离内吞噬光线,虽然很难以置信,但是只能如此解释。

     发现了目前没有出现什么硬茬,我却完全没有松口气,因为这里究竟是什么情况,我还是一无所知。

     借着荧光棒的光线,敲了敲地面,地面是青砖,和之前的几个秘室一样,连地面上的花纹都是一样的,我应该还在潭王古殿里,只是不知道这个秘室又有多大,我怎么进来的,又该怎么出去。

     站起身,接着往前走,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出口和胖子。

     叼着荧光棒,亦步亦趋地向前走去,快一个时辰,一路上什么都没有,黑漆漆一片,路上也没有什么标志,千篇一律地平坦青砖地,也没有见到四壁。

     我渐渐有些绝望,应该不是鬼打墙,同一个招数潭王一个不会用两次的。

     我正准备再走一段就停下来休息休息,这时,眼前开天辟地地出现了一丝火光。

     我一激灵,按照这里的“规则”,如果能看到什么光线,那么光源距离离我一定不会太远。

     紧了紧手里的家伙,慢慢向火光靠近,虽然那头可能是胖子,但谨慎些总没错。

     火光那头遥遥传来一丝熟悉的声音:“老徐!是你吗?”,是胖子的声音!

     紧接着,火光开始接近,是胖子!胖子也看见了我,几步便冲过来。我一看胖子,一手举着火把,另一手攥着一支野牛冲锋枪,一幅狼狈不堪的样子!

     “老徐,你去哪儿了?”胖子开口道,“我醒过来你就没了。”

     我却看出不对,对胖子问道:“你哪儿来的火把?”

     “火把不一直带着呢吗?你火把呢?”没想到胖子反问道。

     我闻言转身就跑,这根本不是胖子!一路上我们根本没有火把,路上也没见做火把的材料,胖子哪来的火把?再说胖子手里攥着的野牛,我们这次爬架根本没带野牛冲,也没有野牛的子弹,那这个“胖子”那来的野牛?

     虽然这个人一切都和胖子一样,但他根本不是胖子,甚至,可能根本不是人!

     身后火光闪烁,“胖子”还喊道:“老徐,你去哪啊?诶,等等我!”

     渐渐,刚刚的“胖子”被我甩开了,继续走,直到看不见火光。

     不知走了多久,我还心有余悸,刚刚的事情实在太离谱,这时,眼前再次出现了一丝火光。

     我转身就跑,因为我知道,举着火把的“胖子”都不是真的胖子,说不定是什么东西。

     这次没有这么幸运了身后火光出奇的快,三两步便赶上了我,果然!还是“胖子”,但这个“胖子”不是刚刚的“胖子”,这个“胖子”也举着火把,但另一手上没有枪,是我的杖剑。

     “老徐,你去哪儿了?我醒过来你就没了。”还是刚刚一样的词。“你的家伙倒是在我这儿。”“胖子”说着举起杖剑递给我。

     我没说话,接过杖剑,看了看,是我的。抬头看了一眼“胖子”,他正自顾自地嘀咕着,我一用力,拔出杖剑,一剑封喉!火把“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只见“胖子”捂住正在冒血的喉咙倒在了地上。

     既然知道这不是胖子,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杀便杀了,不然迟早会出事。

     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坐在地上,抓过“胖子”浸在鲜血里的背包,里面有纱布、干粮,我抓起塞进了自己的包里,这些东西肯定能用上。

     地上的“胖子”喉咙还在往外冒着血泡,两眼死死地瞪着上空,我有些不忍,伸手抓过他的背包,盖在了他的脸上,毕竟不论他是什么玩意,他的样子还是我兄弟的样子。

     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下,恢复了一些体力便站起身来接着赶路。

     我不知道前面还有什么等着我,但是我只能向前......

     不久,还是一个“胖子”,我没多说话,路过他身旁时顺便划开了他的喉咙。他没有火把,但有枪,而且,胖子手臂上本该有纱布,那是在机关俑秘室里受的伤,他手上没有......

     一路下来,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也不记得杀了几个“胖子”了,只是满身鲜血,面无表情地走着。

     我不敢回头,我怕看到被我干掉的那些东西的脸,那是我兄弟的脸。

     眼前一丝荧光棒的光亮浮现,看来又是一个“胖子”,我拔出剑,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眼前的“胖子”和之前不太一样,他很正常,和真的胖子一样,手掌的伤口,手臂的纱布,手里是荧光棒,不是火把,另一手攥着一支金刚刺,这是胖子爬架前带的,他真的是胖子!

     “老徐,你......”胖子话还没说完,我手中的剑“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冲上去紧紧抱住了他,我哭了,泣不成声,像当年的五祖爷一样。他真的是胖子,真是我的兄弟!我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诶,徐爷,您怎么了,一会不见感情就丰富了?”胖子感到有些滑稽。“你身上怎么这么多血?怎么回事?”胖子显然注意到了。

     “走,这些待会儿和你解释吧。”我放开胖子,抹了一把眼泪。

     “走?去哪儿啊?”胖子有些疑惑。

     “找出去的路啊,这鬼地方你没呆够啊?”比起胖子来,我更加困惑了。

     “出去?为什么呀,这是咱家啊?”胖子看着我,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弧度。

     不对,他不是胖子,他还是“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