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迷雾团团
    飞机在首都机场缓缓降落。

     每次爬架带的家伙都在出来之前就地处理掉,一是带回来没多大意义,二是怕把晦气带回来。

     这次本该我们三个一块儿带着收的玩意儿走陆路回来,但是这次急着回来,就让屎头交给湖南梢头处理了,处理完我就让屎头就带着大金刚回自个儿在重庆的缺口了。

     “王林说那边儿什么情况?”胖子走在头里。

     “就说马尉那边出事了,具体他也不知道,反正待会咱先送老头回他铺子,然后咱俩上马尉的盘口溜溜看。”我回头看了眼趴在我背上的黄老头,冲胖子说道。

     “我不碍事,一块去吧,我也想看看马小子作什么妖呢。”黄老头说着。

     “哟,你看那兄弟俩多孝顺,在机场就背着他爹走。”旁边一群中年妇女指指点点。

     “去你姥姥的。”胖子扭头骂了一句,回头冲黄老头道:“你就算了,你这样连走道儿都费劲,别添乱。”

     把黄老头撂下,取了两件家伙,胖子开上他的菲亚特126p,直奔前门盘口。

     马尉的盘口是一家衣料店,就是现在也只能在小巷胡同里见到的那种老式衣料店。名字是胖子起的,胖子起名儿净发坏,叫“父亲丝绸商店”。

     到了门口下车,大门紧闭,胖子两步上前“咣咣咣”砸门,老式红色铁皮折叠门,胖子铁拳一砸,响得要散架似的。

     “操,马尉,开门!”半天没开,胖子开口骂道。

     “哗啦”一声,铁门从里面被拉开一道,一张脸从门缝里挤了出来,是个十七八的小伙子,毛儿都没长齐。

     “胖爷?”小伙子迟疑着开口道。

     “你丫谁啊,开门!”胖子朝门缝里吼道。

     “喀啦啦”门被拉开了,小伙子把我们俩让了进来。

     我俩刚进门,便看见地上一片血迹,身后小伙子一把把门拉上,回头便跪下了。

     “二位爷,救救我们掌柜的吧。”小伙子浑身抖得跟筛子似的。

     “起来!马尉呢?”我一把揪起小伙子,急切地问道。

     “几位爷最近不在,不知怎么的,一个叫张五顺的带人抄了铺子,把马掌柜架走了,马掌柜的不肯走,丫的一棍子就给马掌柜撂了,拖着就走了!我躲柜下边儿看的真真儿的”

     张五顺我也有所耳闻,是地界上的一个大流氓,肥头大耳,借着手下几个小流氓为非作歹,一直想入门,但是手脚不干净,人心也脏。

     丫的连麻子门是干嘛的都不知道,只是听风声说能挣大钱,不知怎么的寻摸到胖子那,听说当时态度很嚣张,胖子的性子哪儿能忍他,揍了一顿扔了出去,后来丫的贼心不死,一直背着给我们捣乱,不过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我们也睁只眼闭只眼。

     这件事大概有些眉目了,但我还有些问题。

     “你是马尉手下的还是马尉铺子里的?”我开口问道。

     “铺子里的伙计。”

     “铺子里做什么的?”

     “铺子里过账的账房。”

     我点了点头,心里有数了。回头冲胖子说道:“走,上张五顺那儿去。”胖子心里也有数,朝我挤了挤眼。

     胖子打头里就走,我跟在后面,一把把小伙子揪上车,张五顺的点儿在丰台,还有一段儿呢,胖子发动汽车,就奔宣武门方向去了。

     小伙子和我坐在后座,眼神一直有些躲避。

     一路下去,到了莲花桥,胖子一把拐进公主坟方向,小伙子忍不住出声道:“二位爷,找张五顺该奔南边。”

     “别废话。”胖子头也不回。

     开了一会,我对小伙子说道:“来,咱俩换换地儿,你坐我这儿。”

     “别介,爷,干嘛呀?”小伙子都快哭了。

     “今儿爷运道和这边儿犯冲,来,换换。”

     “......”

     一路停到昆玉河边,我越过小伙子伸手打开车门,回过身,抬腿一脚就把小伙子踹进了河里。关上门,汽车一骑绝尘,车里胖子和我再压抑不住笑声,哈哈大笑起来。

     “你怎么看出来这小子有问题的?”胖子笑罢,回头问道。

     “这小子自个儿太蠢了,他说他是铺子的伙计,伙计怎么会认识我们俩,再说马尉小心眼儿,从来不让伙计对账!”我笑道。

     “哟,和我想一块儿了,胖爷我也想到了,这会儿怎么办,奔张五顺那儿?”胖子问道。

     “去你的,就给自己贴金,马尉的事不一定是张五顺做的,但这小子说不定就是张五顺的人,他们什么目的还不清楚,咱得去一趟。”我点上一支烟,活动活动了手臂。“反正接下来得动手了。”

     “成!”胖子一拐弯,奔张五顺处去了。

     张五顺的点子是一家茶叶铺子,说是大流氓,其实就是大黑。

     迈步进了铺子,果不其然,张五顺笑眯眯地坐在里间,见只有我们二人前来,眉头一皱,但迅速恢复了笑脸。

     果然,那小伙子是他的人。

     “二位爷好本事,我那伙计应该在你们那儿吧?”张五顺小心翼翼地开口试探道。

     “你说那小伙子啊?这会儿在昆玉河底喂鱼呢。”我准备吓他一吓。其实小伙子应该早爬起来了,说不定正琢磨怎么回来报信儿呢。

     张五顺一听,脸色惨白,他根本不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还以为是做大生意的肥羊,哪儿能想到还有人命官司!这种人绝对没有绑了马尉的本事。

     “二位爷过分了啊,马掌柜在还我们手里,你们就敢动我的人!”张五顺咬着牙说道。

     “去你姥姥的,就你个熊样儿,马尉能在你这儿?”胖子不屑。

     “您不信没事儿,只要下次做生意带我张五顺一个,马尉我保证没事。”张五顺似乎再次恢复了自信,恢复了笑容,笑嘻嘻地说道。但在我看来他是被铜钱蒙了心,忘了他“死去”的伙计。

     “人能带狗倒能找食儿,但带猪不成,猪饱了就跑,饿了啃人,您知道吗?”我点起一支烟,弯下腰拍了拍张五顺的脸,直起身来说道。

     张五顺脸色蹭的就红了,一砸手里的杯,身后卷帘门“哗啦”就关了下来,一群痞子冒了出来,手里镐把钢管菜刀七七八八。

     我给胖子打了个眼色,胖子会意,趁着身后的几个流氓还在摆像儿,一步冲上前将张五顺的脑袋按在了茶几上。桌上一个杯子被张五顺脑袋砸的粉碎,血顷刻从张五顺脑袋下冒了出来。

     “啊!啊!啊!”张五顺瞬间杀猪似的惨叫起来,刚刚就在他眼前,两只肥羊成了两条饿狼。

     胖子揪着头发将张五顺拽起,抽出枪,顶在了那大脑袋上。

     “上次没被胖爷我揍够啊?你是不是活着就没别的乐儿,就好作死啊?”胖子咬牙道。

     “爷!二位爷!别动手,有话咱好好说!”张五顺脸上茶水鼻涕眼泪鲜血混杂一片,沙哑着嗓子大声喊道。

     身后痞子被胖子身子挡住,看不见胖子手里的枪,只看见他们掌柜的给胖子按了,正一个个龇牙咧嘴要冲上来。

     我见状转过身,从身下的手提包里抽出一支微冲,冷脸道:“谁动谁死。”

     一群混混愣了愣,带头一个开口道:“攥着把假枪蒙谁呢?我见过,真枪......”

     没等他说完,我扣动扳机,一梭子扫在了天花板上,重新将枪口对准了他们,“还有谁见过?说说呗。”我笑道。

     “马尉怎么回事?”身后胖子正朝张五顺问道。

     “我不知道啊,爷,我受风马掌柜是你们的人,你们也不在京城,就寻思找他聊聊。结果到那儿就剩一滩血,我找了找也没见马掌柜,就寻思着让一个小伙计躲在那诳二位爷过来,等二位爷过来就说马掌柜在我这,让二位带我上道儿。”张五顺语无伦次地解释道。

     “操,马尉还真不在这儿。”胖子一砸桌子,气愤道。

     张五顺这种人见了这个场面应该不敢再说假话了,他说不知道应该真不知道,不过马尉究竟在哪儿呢......

     我回头看了看跪在地上浑身抖得像糠筛似的张五顺,他已经尿了,“走吧,再去马尉盘口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我对胖子说道,主要是我实在忍不了这尿骚味儿了。

     和胖子迈步出了门,我准备过了这档子事儿就找个伙计把张五顺一档子处理了,这种玩意放在眼前不咬人也膈应人。

     上了车,直奔“父亲丝绸商店”,寻摸了一圈,没有什么收获,地上一滩血也不知道是不是马尉的,铺子里没少什么,也没多什么,伙计也都不见了。既然丝毫没有线索。我们准备回老头铺子商量商量。

     刚到饭点儿,就近奔虎坊桥晋阳饭庄先吃了饭,和胖子开着车回到了老头铺子。

     老头的铺子是古玩店,平时有个叫伍华的中年男人掌柜,是天津找来的。还有两个小伙计打扫打扫,这几位都是门内的,平时做事儿也方便。这会儿门大敞着,里面不见人影。

     “老头?老头?”不见人影,胖子大喊道。

     连叫几声也没人答应。

     “坏了!”我赶紧冲上楼,果然,老头连带铺子里的三位也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