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明兵马俑
    “哎唷,摔死爷爷我了!”胖子躺在地上呻吟。

     我站起身来,四周伸手不见五指,伸手掏手电,发现手电头都摔瘪了。

     “怎么不开手电啊?”胖子也爬起来了。

     “摔坏了,连个亮都没有。”

     “妈的,这破手电,吴老四还说是美军用的,回去老子扒了他的皮!不过,老徐,咱这是在哪呢?”胖子骂骂咧咧的问道。

     “不知道,但是咱们可能到地方了。”我答道。我感觉这里地势很低,进洞之后就是一个斜坡我们向下滚了好久,身下都是厚厚的泥土人才没有被摔坏。

     “操,到没到地方先看看再说。”胖子伸手掏信号枪准备发射。

     信号枪里的镁弹燃烧之后足以照亮我们所在位置,至少让我们得以窥其一角,但是如果我们所在空间高度不足且空间不大,信号弹有可能在燃烧过程中弹射到我们身上,燃烧产生的高温绝对不会是我们想要的。

     我连忙阻止,结果太黑,一把扑了个空,已经来不及了,胖子扣动扳机,信号弹脱膛而出,瞬间,整个密室亮如白昼。还好,这个空间大小足够,并没有出现撞壁。

     但是,这个空间高的有些离谱,信号弹竟然还是照不到它的顶部,我连忙掏出荧光棒,折亮以后向刚刚看见最近的一侧摸去。

     墙上有些壁画,因为年代久远已经看不大清楚了,但是看得出来用色规格不低,应该是九千岁级别的。

     “胖子,到地方了!”我回头冲他喊道。

     “姓朱那老小子?”他也摸过来了。

     我顺着墙壁摸过去,是弧形的。按照之前信号弹照亮的情况,再加上这个弧度,整个空间应该是圆形的。

     “胖子,刚刚你看得到穹顶吗?”我问道。

     “我哪知道去,不过倒是看见前面有东西。”胖子忙着清点留下来的家伙。

     我闻言警觉,连忙举起枪。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十有八九不是什么好玩意。

     扔了个荧光棒过去,似乎远处是有什么,正好滚到那玩意脚下,好像是匹马。我一手执枪,一手荧光棒,慢慢摸了过去。

     渐渐接近,这东西还在那,纹丝不动。我加快脚步,手里的荧光棒一点点照亮面前的东西,是一个车兵俑。

     胖子也猫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他的脸盆沾沾自喜。“车兵不是早就推出战场了吗,看雕刻风格是明代的东西没错,怎么这明代王爷有这东西?”胖子疑惑。

     “车兵在汉中推出战场,不代表没有使用,主要用于军粮运输和仪仗队,这里出现车兵俑很正常。”我闻言回答道。

     “等等,这里出现车兵俑根本不正常!”我突然警觉起来。

     “怎么了又,别老他妈咋咋呼呼的。”胖子在一旁摆弄着脸盆不以为然。

     “这儿是潭王的宫殿,又不是这老小子的坟,你在家里摆个死人用的陪葬品啊!”我低声喝道。

     “屁!你也来唬老子,那黄老头铺子里不是也有秦俑吗,再说,你家里唐三彩也不少,这不都他妈陪葬的吗!”胖子回头道。

     “操,老子和你说不清。”我回头回了一句后转身对着车兵俑就是一枪,必须得防范这东西有没有问题。

     “铛”一声,子弹没有像我想象中的射入俑中,是金属的!这时,它动了!

     “妈的果然有问题,胖子上墨斗!”我回头喊了一声,从腰带上摸下墨斗,扯出线先给那匹马四蹄捆了个结实,胖子眼疾手快,冲上去将车上的三个车兵捆住。

     这种地方,死物活动一般是因为有道门中人拘魂其中,用墨斗线困住是第一选择。

     哪知这马一动蹄子便将线崩断了,车上三俑也是将线如法崩断。

     “胖子,抄家伙!撞雷!”我回头大吼,同时身体急忙后退留出缓冲距离。

     “就这一个咱还是应该没问题的!”我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话音刚落,只听车兵俑身后的黑暗中随即传来一阵阵金属碰撞声音,应该是其他俑,听声音有百十来个!

     “砰”的一声,胖子率先开火,一枪下去,一片丁零当啷,一点用也没有。

     “这些玩意是金属的,应该是机关术,打关节!”我扭头对胖子说道。

     胖子闻言也改变策略,一时火光四起,暗室里子弹横飞,可是这关节也不好瞄准。“没多大用,胖子,跟在我身后掩护我,跟紧了!”

     胖子闻言叫苦:“今儿怎么全装上这铜头铁臂的玩意,今年是不是命里犯金啊!”

     我伸手拔出杖剑,是五祖爷留给我的那个。脚下一动,向前面冲去。

     “诶!慢点,等等我!”胖子抱着枪跟了上来。

     紧攥杖剑,首当其冲就是一匹机关战马,俯下身,看准关节就是一剑,“喀拉”一声,战马四条腿应声而断。

     “我说老徐,你耍剑这么些年,这玩意一直都那么牛X,没见你好好打理啊,什么来头?送我耍耍呗。”胖子搭了句茬。

     “什么叫耍剑,说的怎么这么难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是前任舵头的遗物,你要敢要这就给你!”我头也不回。

     “操,这么diao,你自个儿留着吧!”

     “小心!落蘑菇!”

     胖子闻声蹲下,还不忘按住脑袋上的脸盆。刀锋横扫,四周十数条腿应声落下。

     “走!”机关俑行动缓慢,趁着这档口,我拉住胖子朝对面跑去,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几步来到出口对面的南壁,竟然还是墙壁!

     “操,天要绝胖爷我啊!”胖子一顿骂街。

     随着脚步停滞,身后的机关俑纷纷赶上。“小心!”我一把拉开胖子,现实不似电影,推开,只能自己捱一刀,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

     终究慢了一步,胖子手上一条伤口赫然!

     “你丫没事吧?”我回头问胖子。

     “没事,消消毒就好了。”说着胖子龇牙咧嘴地从裤裆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烧酒壶,浇上了伤口。

     “你丫机器猫啊,什么玩意都能从裤裆里掏出来?”边说我边抽出杖刀,“没事就准备准备撞雷!”我再次回头说道。

     “行!反正都是死,老子还准备壮烈一把,你说我那小丽能不能为胖爷我哭一把?”胖子照常不正经道。

     “上!顺便找找有没有其他出口。”我没拾他的岔。

     一个骑兵俑朝我冲来,翻身跃起,杖剑准确地插入腰部关节,用力一扫,腰斩!

     “我一个了,胖爷呢?”我气喘吁吁地问道。

     “瞧你那样!还当过兵,看老子的!”胖子举枪打倒一个射俑,得意洋洋地冲我扬了扬下巴。

     “瞎猫碰上死耗子!”我暗骂一句,两人继续向前推进。

     渐渐地,到了西壁,我们的压力也渐渐减小,毕竟俑数有限,结果就在这关头,胖子大喊:“没子弹了,老徐,枪扔来!”

     “老子的刚刚扔给你了!这么快啊!”我回道。

     “靠,你丫就一把家伙啊!”

     “我又不善使枪,你让我带一军火库啊!”

     “靠,靠你了,老徐。”

     丫的说完便退到一旁躺下,还拿脸盆挡上了脸。

     我其实也早体力不支,拄着杖剑一下就跪倒在了地上准备等死。心想:“老子好歹一代舵头,就他妈在这撂了蘑菇,可惜了五祖爷传给我衣钵。”

     渐渐,机关俑们逼近,我慢慢闭上眼,准备受死。等了半晌,并没有想象中的兵刃加身,我心想:“快啊,宰人还他妈看看成色啊!”

     睁眼一看,剩余十多个机关俑站在先前入口方向,队列整齐,纹丝不动,要不是地上一地残肢零件还以为是黄粱一梦。

     “嗨!胖子,起来了,他们回去了,咱们找出口!”我连忙悄声招呼胖子。

     “什么玩意?这玩意是不是没电了。”胖子摘下脸盆站起身来。

     话音刚落,机关俑又动了,齐刷刷扭头盯着我们。

     “嘘,这些玩意应该是寻声断敌,保持安静应该就没事。”我悄声提醒胖子。

     两人蹑手蹑脚地躲避着地上的零件,生怕一点声音发出。

     走了几步,刚到机关俑们的身后,“噗”一大声响屁,连我都吓一跳,身后机关俑纷纷转身迈步。

     “你丫干什么!”我边跑边问胖子,“胖爷我屁憋不住了不能放啊!”虽然有些脸红,但丫的还在狡辩。

     “你丫放也得拣个时候啊,净放这要命的屁!”我边跑边骂道。

     几步跑到对面南壁,“这次死定了,刚刚看过了!这边是死路!”嘴上这样说,但是我却提起杖剑,准备搏一搏。刚举起手,一支箭射入我的右肩,马上举起的手又落下了。

     “妈呀,这次是真得撂了!”胖子没了家伙在这种情况下就是废人一个。

     “算了,死也得摆个姿势,不能窝囊地撂这!”说着胖子还摆了个特臭屁的姿势拄着墙,

     “你丫真是死性不改。”这个关头也正能和他斗斗嘴了。

     紧紧抱着杖剑靠着胖子腿慢慢蹲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些玩意动了五祖爷的遗物。

     还没完全蹲下,“咔嚓”一声,墙被胖子杵中凹了一块砖,一条斜坡密道应声打开,我和胖子再次摔了进去。

     “你丫这什么运数!次次碰见机关!”滚下去之前我冲胖子大声喊道。

     “就是让你丫给方的!”